合计罚没超60亿!第三方支付机构为何总收大额罚单

国际金融报
2023-11-08 09:22:00
643
除了商户信息不全等反洗钱涉及的问题,根据银联259号文件规定,从2023年7月1日起,每个银行网点只能申请一个POS终端,同时每个POS终端只能对应一个银行账户,一机一户要信息穿透。

截至11月7日,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有超20家第三方支付机构被罚,百万级以上罚单达16张,合计罚没金额超60亿元。

从违法违规的原因来看,“反洗钱”不力仍是第三方支付机构受罚的“重灾区”。多位行业专家对记者分析指出,第三方支付机构商业模式单一、难以获得优质客户是核心问题,反洗钱政策量化直观、中小机构监管门槛高、重视程度不足是主要原因。

支付机构频收大额罚单

依据央行深圳市分行近日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深圳市深银联易办事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深银联易”)因违反清算管理规定,被警告并罚款171万元。因对上述违法行为负责,时任深银联易副总经理李某彬被警告,并罚款6.5万元。

而嘉联支付有限公司(下称“嘉联支付”)则是因违反清算管理规定、违反商户管理规定、未对外包服务商开展尽职调查共三项违法行为被警告,没收违法所得95.19元,罚款299万元。同时,时任嘉联支付总经理石某冬因对上述部分违法行为负责而被警告,并罚款16万元。

近期罚单金额最高的当属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下称“中汇支付”)收到的千万级罚单。10月30日,央行天津分行发布的行政处罚信息显示,中汇支付存在未按规定办理特约商户资金结算、未按规定落实特约商户实名制管理以及未按规定设置收单银行结算账户等三项违法违规行为,被央行警告,并没收违法所得1328.11万元,罚款6762.55万元。中汇支付法定代表人陈某平对前两项违法行为负有责任,被警告并罚款55万元。

此前,易通金服支付有限公司(下称“易通金服”)存在违反清算管理规定、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的违法行为类型,被中国人民银行山东省分行给予警告处罚,并罚款286万元。时任易通金服合规风控部部长、合规风控部总监的张志新,对易通金服上述违法行为负有责任,被处以警告,并罚款9.5万元。

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拉卡拉”)也因存在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报送大额交易报告或者可疑交易报告,以及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的违法违规行为,被罚款875.4万元。时任拉卡拉副总裁的吴某对拉卡拉以上违法行为负有责任,被罚款9.68万元。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超过20家第三方支付机构被罚,绝大多数机构被“双罚”,多名风控、合规负责人一并被罚,合计罚没金额超60亿元,包括2张20亿元以上的巨额罚单、2张千万元级罚单和12张百万元级罚单。

反洗钱不力仍是主因

第三方支付机构年内为何频收大额罚单?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胥莉对记者分析指出,主要问题依旧是套现和反洗钱。除了商户信息不全等反洗钱涉及的问题,根据银联259号文件规定,从2023年7月1日起,每个银行网点只能申请一个POS终端,同时每个POS终端只能对应一个银行账户,一机一户要信息穿透。但是,由于信用卡取现手续费与商户手续费存在巨大价差,套现就成了三方支付机构一项收入来源,这也导致其频繁收到大额罚单。

“反洗钱问题并不是第三方支付机构特有的问题,金融行业每年会查出很多来。”胥莉表示,“第三方支付机构的问题之所以醒目,从企业的角度来说,归根结底在于没有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利润来源太单一。随着严监管的进行,支付机构的利润空间被进一步压缩。在这样一种单一的商业模式下,争夺客户就成为主要的竞争手段。相对于大银行,支付机构在激烈的抢夺大战中,获得的并非优质商户。”

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副教授蔡桂生对记者分析指出,反洗钱不力成为三方支付机构被罚主因,主要是一方面,企业反洗钱合规意识偏薄弱,认为洗钱犯罪比较遥远,一般不会涉及到自己业务;另一方面,反洗钱合规需要投入资金、人力等成本,因此存在门槛,这种困难主要在于小微企业,它们受制于合规成本,合规动力不足。

博通咨询金融行业首席分析师王蓬博对记者表示,反洗钱和商户管理仍是今年支付行业处罚的重灾区,监管思路正在从注重数量和违规收入规模延伸到违规性质,金额较大的罚单可能代表违规性质上更加严重。

王蓬博预计,未来的监管政策会愈加严格,银行和支付机构应不断加强对反洗钱等合规工作的重视,建议将合规融入到企业日常KPI业绩考核之中,多利用金融科技提高目前特约商户的监管范围覆盖。

王蓬博认为,第三方支付机构发展正在经历一个大浪淘沙的阶段,在支付费率透明且逐渐固定的前提下,早日进行合规化和企业数字化服务改造的机构未来才能获取更大的发展空间。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来自原作者,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唐吉诃德XN046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