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饼涨价一毛五 埃及社会抖三抖

新华网
2024-07-10 20:14:54
18586
6月1日开始,埃及政府补贴的福利大饼价格从0.05埃镑涨至0.2埃镑,这是30多年来埃及政府首次调整福利大饼价格,以减轻政府财政负担。

一张普通的大饼,看似平淡无奇,其价格变动却牵动埃及民生,也被视作衡量埃及国内局势稳定的风向标。

6月1日开始,埃及政府补贴的福利大饼价格从0.05埃镑涨至0.2埃镑,这是30多年来埃及政府首次调整福利大饼价格,以减轻政府财政负担。此次调价是埃及政府因应经济困境的必然之举,然而却引发可能会导致国内局势不稳定的担忧。

不可或缺的大饼

大饼,埃及人“当之无愧”的主食,由小麦面发酵后、放入烤炉中烘烤而成。刚出炉的大饼冒着热气,表面微焦,一面铺了层粗纤维的麸子,咬一口又香又韧,配上鹰嘴豆泥、腌制橄榄等,在当地可谓餐餐必备。

大饼在埃及人生活中绝对算得上不可或缺。无论去餐厅还是到当地人家做客,餐桌上第一道美食通常是大饼。香喷喷的大饼放在小筐里,旁边摆放着用来搭配的蔬菜和蘸料。人们会边吃边喊:“再上些大饼!”

在埃及阿拉伯语方言中,“大饼”也有“生活”的意思。

午餐时段在开罗老城的哈里里市场游逛,你会遇到运送大饼的小伙儿蹬着自行车疾驰而过。只见他头顶直径约一米的大托盘,上面摞着小山一样高、冒着热气的大饼,一只手扶着车把、另一只手扶着托盘,疾驰穿行在逼仄的小巷中,遇到行人通常也不减速,最终稳稳地把大饼送到餐馆或售卖处。

埃及市面上销售的大饼有两种,一种是商品大饼,一种是政府补贴价格的福利大饼。商品大饼售价一般在2埃镑(约合人民币3角钱)左右。福利大饼在此次价格调整后由0.05埃镑变为0.2埃镑(约合人民币3分钱),购买时需要使用政府发放的补贴卡。

补贴卡持有者每人每天可购买5张享受补贴的福利大饼,或每月领取一袋10公斤的补贴面粉。埃及有近7000万人(约占全国人口60%)能够享受到这一福利。政府每年会拿出一笔资金专门用于补贴福利大饼价格,这笔资金数额连年上涨。今年3月,埃及财政部宣布在其2024至2025财年(2024年7月1日至2025年6月30日)国家预算中拨款约1250亿埃镑用于福利大饼价格补贴,高于2023至2024财年的910亿埃镑。

不能触碰的“红线”

埃及政治经济、统计和立法协会成员瓦利德·贾巴拉说,埃及食品补贴政策始于20世纪40年代,最初为了保护最贫困人口免受第二次世界大战造成的供应链中断影响。50年代以来,大饼一直是大多数埃及人的主食,其价格水平是衡量埃及局势稳定的风向标。埃及已经不止一次发生因大饼价格波动引发的政治和社会危机。

2016年9月12日,在埃及首都开罗,一名小男孩跟随家长参加宰牲节庆祝活动。新华社记者赵丁喆摄

1977年,时任总统萨达特领导的政府为换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同意后者提出的改革要求,取消包括福利大饼在内基本食品补贴,福利大饼价格因而大涨。然而,此举非但没能换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反而触发国内多地大规模骚乱:数十万人走上街头,高喊“我们的早餐在哪里”“埃及人民正在挨饿”等口号,强烈反对政府取消大饼补贴。最终,福利大饼涨价一事不了了之。

此后,历任总统都不轻易触碰福利大饼价格这条“红线”。仅在20世纪80年代末,埃及被迫执行经济紧缩政策,福利大饼价格从此前的0.01埃镑涨至0.05埃镑。此后30多年来,尽管大米、食用油等基本民生食品价格飞涨、埃镑暴跌,福利大饼价格依旧维持在“不可思议”的低水平。

然而,随着大饼成本不断攀升,加之埃及政府财政常年拮据,削减福利大饼价格补贴被认为势在必行。“粮食进口成本不断上涨、埃镑购买力持续下降,公共财政别无选择,政府只能削减大饼补贴。”贾巴拉说。

埃及每年小麦需求量约为2000多万吨,而其国内供应不足950万吨,需从俄罗斯、乌克兰等国进口大量小麦。埃及政府从国际市场购买小麦后,将其中一半以福利大饼形式供应给民众。然而,2022年全面升级的乌克兰危机扰乱了供应链,进口小麦价格随之上涨,加之受外债沉重、埃镑贬值、通货膨胀等因素所累,埃及政府财政负担进一步加剧,开源节流迫在眉睫。

其实,福利大饼提价之前,埃及政府已经用其他方式改变几十年福利大饼不涨价的情况。从2020年开始,埃及政府就已经逐步缩小福利大饼的尺寸,每张大饼的重量从130克减到90克。同时,埃及政府一直在食品补贴领域推进多项改革:不仅提高补贴门槛,将普遍补贴转变为聚焦弱势群体的精准补贴,努力提升补贴项目效率,降低采购和存储环节的流失和浪费等。

迫不得已的举措

当下,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已开启第三个任期,摆脱经济困境、推进经济改革是其领导新一届埃及政府的核心任务。在压缩财政开支的大政策背景下,埃及政府终于动用消减补贴、提高价格这个手段。总理穆斯塔法·马德布利表示,政府持续多年的补贴水平已经难以为继,虽然政府还会继续对福利大饼予以价格补贴,但必须做出调整以适应生产成本的大幅增加。

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凯投国际宏观经济咨询公司表示,2024至2025财年埃及福利大饼价格补贴预算约占该国国内生产总值0.7%,虽然这次减少补贴只能节省国内生产总值的0.1%,但表明埃及政府意图保持紧缩的财政政策并控制整体预算赤字。

埃及供应和国内贸易部长阿里·迈西勒希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调整福利大饼价格补贴这一决定旨在缓解国家预算赤字。“除非我们看到价格大幅波动,否则补贴大饼的价格不会进一步上涨。”

人们聚集在埃及开罗的哈里里市场(2023年8月4日摄)。新华社记者隋先凯摄

福利大饼提价后,社交媒体出现很多批评埃及政府的声音,一些人把塞西几年前在电视采访中发誓不会上调福利大饼价格的视频发到社交媒体,更有一些境外人士鼓动埃及民众上街抗议、示威。

记者最近走访了开罗南部马阿迪区的一个市场。尽管烈日炎炎,户外温度达到40摄氏度,福利大饼售卖店前仍然排着长长的队伍。退休老人阿卜杜勒-萨拉姆·艾哈迈德握着政府发放的补贴卡,准备为他的五口之家购买25张福利大饼。“大饼涨价就像在平静的水中扔下一块石头。”艾哈迈德说,他还担心水、电、食用油、糖、大米等政府补贴的其他物资也会涨价。

48岁的家庭主妇阿米拉·马赫鲁斯告诉记者,丈夫收入微薄,每月薪资付完房租、水电费、交通费和孩子学费后便所剩无几,对她一家来说,每顿饭如有蔬菜便是一种奢侈,大饼则意味着“安全”。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来自原作者,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赵胜强_XN038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