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都打不起了?价格飞涨紧急囤球,“毛贩子”发了大财

蓝鲸财经
2024-07-08 10:16:42
18658
7月伊始,各大羽毛球厂家又迎来了新一轮涨价。截至7月5日,尤尼克斯、红双喜、翎美、威克多、超牌、狮鹏、亚狮龙、威肯等多家品牌发布了调价公告,涨幅不小。惹得众多羽毛球爱好者怨声载道,直喊“肉疼”。

“买球买出了炒股的感觉!”一位北京朝阳的羽毛球爱好者感叹,“今年年初以来,羽毛球价格持续飙升,平均涨幅超50%。但没办法,球还是要打。”说罢便向蓝鲸新闻记者展示了他建的“仓”,“亚狮龙4号和胜利比赛3号各囤了一箱,够撑一年了。”

7月伊始,各大羽毛球厂家又迎来了新一轮涨价。截至7月5日,尤尼克斯、红双喜、翎美、威克多、超牌、狮鹏、亚狮龙、威肯等多家品牌发布了调价公告,涨幅不小。惹得众多羽毛球爱好者怨声载道,直喊“肉疼”。要知道,仅一个季度前,羽毛球的价格才刚涨完一轮。

尤尼克斯3月初和6月底的调价通知图片来源:经销商提供

熏风和翎美7月调价公告图片来源:经销商提供

羽毛球价格飞涨,谁挣到钱了?

以羽毛球“涨价天王”尤尼克斯为例,其主流高端款AS-05羽毛球,零售价从4月前的210元/打涨到225元/打,7月后价格进一步飙升,直达275元/打。一位有着20年球龄的资深羽毛球爱好者告诉蓝鲸新闻记者,买得多会有优惠,其两年多前从批发商那里拿货只要95元/打,去年的价格每打还是100元至110元左右,前段时间涨到130元,最近一次拿到价格已涨到160元,涨幅超过60%。

杭州富阳一家羽毛球生产工厂的商厂长告诉蓝鲸新闻记者,目前涨价是全行业趋势,不管是品牌,还是白牌,全都涨价。“毛片价格涨得凶,羽毛球成本变高,按照成本上浮的比例相对去涨。而且还不能涨太多,因为每一桶球的成本都已经涨了一到两块钱,原本的每一桶球赚两三块钱,一桶一个月涨一块多,就说我这个厂,我就涨了几毛,有的可能也只会涨个一块多。”

该工厂自2003年建厂,至今已经营了17年,是羽毛球产业链中游的头部工厂。除了做代工也做知名品牌如匹克的经销商,此外还自创了自有品牌。据商厂长介绍,大品牌的毛片材料质量和做工会相对好点,不过价格也会贵点。“从材质看,鸭毛相对鹅毛来说,会耐打一些,但是鹅毛飞行的稳定性、韧性会更好。黑羽和白羽其实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实际上只是种类不一样。从销售端看,由于成本太高且每个月都在涨价,多买也不会给更多大额返点优惠,最多抹个零头或者包个邮”。

对于主做电商的工厂来说,在网上自己卖,货可能都不是很够,有时还会供不应求。“哪怕你拿着现金来厂里拿货,没有一定特别的关系,我都不会卖给你。”商厂长霸气说道,“就是不愁卖,谁有货谁就牛。”

据厂长透露,他的工厂在阿里巴巴、淘宝、抖音、拼多多等全平台加起来每个月至少都要卖十几万桶,单在1688平台,截至7月5日的30天内,就卖了3.5万桶。

“有些人可能想来拿货,一箱两箱几箱地拿,这个货我们都不一定会给,何况量大还要降价更不愿意了。”商厂长表示,因为大批量卖出去之后,有可能会导致其电商平台产生断货风险。“每天先卖,统计好多少量之后发货,如果突然有一天因为卖太多,超卖了,导致发货不及时,是要麻烦的。”

即便如此,商厂长仍表示,做羽毛球生产生意越来越不挣钱了。“羽毛球毛利真的很低,成本6块,卖6块9包邮,你别看我说是涨价了,但运费、人力成本都没算,其实相对上个月反而利润更低了。”商厂长坦言,“现在肯定比之前少赚很多,因为工厂主要是做类目的,不可能放弃。”

那在羽毛球这波涨价的大浪中,到底谁挣到钱了?

深谙行业的羽毛球装备博主陈醉告诉蓝鲸新闻记者,涨价是多方的动态博弈,包括品牌方、做球的工厂和做羽毛生意的“毛贩子”。“大家现在基本上就是在短期内通过加价的方式抢购好毛片,并且提前预订屠宰场、养殖场的下一批毛片,各品牌都在持续去做这件事情。”陈醉称。

也就是说,“毛贩子”在羽毛球产业链中扮演着关键角色。他们从养殖场以每公斤计价收购原始羽毛,经过挑选、晾晒和分级,淘汰劣质品,将羽毛分为多达5到6个等级。不同等级的羽毛以不同价格卖给品牌方,如尤尼克斯、胜利、李宁等,品牌方再委托代工厂生产羽毛球。

目前,“毛贩子”因掌握核心资源而变得吃香,他们与养殖场保持长期合作关系,养殖场将羽毛以每公斤计价卖给“毛贩子”,他们负责分选,然后将优质羽毛卖给品牌方。

一些厂家为了确保原材料供应,会提前与“毛贩子”联系预订。如果有大厂愿意为优质羽毛加价收购,整个行业的价格也会被推高。“毛贩子”也会根据市场情况和出价来决定销售,形成一种待价而沽的局面。

这点在商厂长那里也得到了印证:“羽毛球需求量一直都很大,前两年没涨价,是因为前两年鸭毛比较多。加之前两年原材料商没有发现羽毛球这么火,然后近两年他们知道了这个情况,就开始涨价。除了人为涨价,也有客观的一方面,比如鸭子数量少了。但不管是什么情况,毛片价格的决定权在他们——养鸭子那帮人手上。”

也有接近“毛贩子”的人士透露,他们这一波挣到了钱,并且今年赚的钱比往年很长时间挣到的都要多。

价格为什么涨得这么“汹涌”?

在全行业面临产能过剩、价格战的情况下,羽毛球行业却逆势而上,不免让人心生好奇。

区别于多数球类运动,羽毛球有易耗损的特点,日常训练和比赛中都需要频繁更换新球,而鹅、鸭“毛片”是羽毛球核心原材料。

成羽体育用品有限公司(简称“成羽公司”)的大晒场铺满了雪白的鹅毛。这些经过多道工序之后的鹅毛,被铺平在了近千平方米的水泥地上。如果天气晴朗,这些鹅毛将在经历3至5天的晾晒之后,才能进入到后续的工序当中。

成羽公司总经理赖周华介绍称,这样一套20多道工序的标准化流程下来,每一片大白鹅的羽毛在40余人忙碌加工,一个月产能超千万片的厂里,就要待接近一个月的时间。

相较于全国最大的羽毛片供应商亚狮龙来说,成羽公司的产量仅仅是冰山一角。“从我岳父做羽毛加工开始,到现在接近40年的时间了,原材料的进货从每斤十几块钱,涨到了如今的200多元一斤。”赖周华称。

目前,通用的羽毛球由16根羽毛组成,据赖周华介绍,由于每只鹅的左翅和右翅各自最多有7片刀翎适合被用来制作羽毛球,加上羽片大小、翎管粗细的不同,接近20只鹅才能分别利用左翅和右翅上的刀翎制作一打(12颗)球。

从供给端看,羽毛球涨价可以追溯到上游禽肉的价格。

根据国家水禽产业技术体系测算,近年来国内肉鸭出栏量保持在40亿只左右,对比往年有所减少,叠加疫情因素导致养殖成本上涨,肉鸭均价处于近5年中偏高水平。

受2018年猪瘟疫情的影响,2019年肉鸭出栏量急速增加至48.78亿只。2020至2022年受市场行情影响,中国商品肉鸭出栏量增速放缓然后下降,2020年肉鸭出栏量为48.16亿只,较2019年同比下降1.27%,2021年为42.57亿只,同比下降11.61%,2022年为40.02亿只,同比下降5.99%,2023年为42.18亿只,虽较2022年同比增长5.40%,但也远不及前几年。

国元证券分析所也指出,主要原料为鸭肉的周黑鸭在2023年面临较大的成本压力,公司原材料成本压力自2022年四季度已逐渐显现,该趋势延续至2023年。

同时,家中从事养殖生意的小许告诉蓝鲸新闻记者,羽毛球涨价的另一个原因是养殖场更少,也更追求效率了。“不同于以前还有很多小型养殖场,现在存活下来的养殖场都是规范化养殖的大厂。而大型养殖场的鸭鹅,主打一个快速出货,30天就能出栏。”小许感叹,“30天有的鸭子,毛都还没长齐,哪里来的鸭毛做羽毛球。”

此外,猪肉、牛肉的价格连连回落,也影响了鸭肉的销售。今年以来,牛奶收购价被不断压缩,奶农屠杀奶牛使得牛肉市场投放量大幅增加,导致牛肉价格下跌。要说明的是,除了人们日常饮食选购,有的地方会将鸭肉作为牛肉替代品(造假),这样一来,牛肉价格的变化与鸭肉的关联性就会密切很多。如果牛羊肉价格低于鸭肉或者持平的情况下,造假的替代品也会少很多。

从需求端看,羽毛球热度变高,打球的人多了,对易损消耗品羽毛球的需求自然而然就增加了。广州市政府副秘书长朱小燚介绍称,广东全省有1500万羽毛球运动人口,其中广州就有300万。

近年来球馆像雨后春笋般冒出。以前每个城市只有几家羽毛球馆,但是现在要以每条街道有几家来计算了。根据成都市羽毛球协会提供的数据,成都长期进行羽毛球健身的人数超过50万人;拥有4片及以上羽毛球场地的场馆(场地)达440余个。

还会继续涨吗?

毛片以现货交易为主,价格仍在持续走高。上述商厂长称:“不像一些特定的产品,有国家管控,羽毛球全靠市场自己调控,现在行情就是这么一个行情。当然到后面如果说成本降下来了,我们的售价也会相对应地调整。”

但因为羽毛是鸭鹅身上的边缘产物,所以羽毛球涨价短期并不会带动上游养殖业的增长,即“物以稀为贵”的状态大概率还会继续下去。

“羽毛球小行业的核心资源是人家别的行业的副产品或是附属产品,所以这个情况是很特别的,其他很少有行业是这样的情况。还得看市场的容纳程度,如果能够持续容纳羽毛这样涨价,对养殖场来讲,肯定会多养,只是看涨到什么程度涨不动。”陈醉称。

值得关注的是,上游毛片商可能有囤积毛片的行为,下游还有经销商大战。“经销商消耗的球要更多,但货都拿不到了,可能还会降价吗?以前一个月可能5万桶,现在这个月就只能拿到两三万桶,货只会越来越少。”商厂长认为涨价已然成为必然趋势。

此外,陈醉认为,一些大型养殖场可能已经开始自行进行羽毛的挑选工作,这一趋势可能会削弱传统“毛贩子”的市场地位。“从商业逻辑来看,养殖场自行挑选羽毛并不需要高成本或特殊技能,他们可以雇佣成本较低的普通工人,如农村年长妇女,来完成这项工作。所需设备也相对便宜,且易于采购和安装,可能在两三个月的时间内就能建立起这一能力”。

“我现在的厂区里大概有40多名工人,基本上都是我们所在的五桂村这里的女性,年龄从20多岁到50多岁都有。”赖周华说道。

因此,养殖场通过自建挑选能力,可能会减少对中间商“毛贩子”的依赖,从而影响通过买卖差价获利的商业模式。这种变化,预示着“毛贩子”目前的利润模式可能不会持续太久,他们可能只能在未来半年左右的时间里继续享受现有利润。

面对持续上涨的羽毛球价格,大家会“抛弃”这项运动吗?

“如果羽毛球价格上涨过快,一些普通爱好者可能会考虑转向其他运动,如乒乓球。但目前,主要是高端羽毛球价格在上涨,对于中产阶级来说,打球成本增加十几块钱并不明显。”陈醉认为,“年轻学生或收入较低的群体可能会选择更便宜的羽毛球,尽管品质可能有所下降。”

目前,羽毛球价格的小幅上涨还不足以让人们放弃这项运动。羽毛球价格档次可以分几个等级,涨价导致的主要问题是消费者对相应价格带羽毛球品质的不满。

“虽然有人抱怨价格上涨,但大多数人仍会继续打球。羽毛球打球成本的增加通常由俱乐部负责人或群主组织,分摊到每个人头上。”陈醉称。

据蓝鲸新闻记者了解,羽毛球爱好者通常有自己固定的俱乐部和多个打球群。群主负责预定场地并发布报名公告,球友可以根据时间地点提前报名参加,每周打球时间基本固定。

北京、成都、南京等一线、新一线俱乐部的人数在100人左右,每次打球大约有20到30人参加,场地通常不止一个,一般6个人使用一个场地,以双打为主。打球时间通常是两到三个小时,场上4人打球,2人休息,轮换进行,以保证每个人都有打球的机会。价格分摊下来,每个人15至35元不等。

一位来自南京的球友表示:“200块钱以内一副碳碳铝拍、300块两双入门球鞋,合计500块能坚持很久。但是羽毛球是个消耗品,作为普通的球友,在不放弃羽毛球的情况下,除了寄希望于618、双十一的力度再大一些,真心希望大厂们能在‘人造球’上多发发力。”

羽毛球装备中,球拍和鞋子属于耐用消费品,尤其是球拍,如果使用得当,可以使用多年。相比之下,羽毛球作为快速消耗品,一位对行业有多年观察的业内人士告诉蓝鲸新闻记者,消费者更看重性价比而非品牌。“只要羽毛球性价比高,打感好,消费者就会选择使用,品牌忠诚度相对较低”。

据蓝鲸新闻记者了解,目前人造羽毛球发力最大的品牌是胜利。其之前推出过碳音1号、碳音2号,2023年新推出新碳音球,工艺材质做了新的改变,是目前最接近天然羽毛球的‘人造球’。“但是行业现在整体仍处于加紧研发中,目前用的‘人造球’,从技术层面来讲,不论是‘打感’还是其他各方面,市场接受度还不行,绝大部分的人还不喜欢打。”陈醉称。

“像燃油车向新能源车转变一样,是一个趋势。”陈醉判断,“几个大品牌只要把技术上的问题搞定,真的要做成了这件事情,特别耐打的‘人造球’会把整个羽毛球生态颠覆掉。对市场来讲,它会杀死很多传统的生意,利润也会整拢到少部分企业手里。但是对消费者而言,大家能把在球上面的花费降下来,无疑是利好的。”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来自原作者,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陆飞_XN052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