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麦郎新员工特训被批“缺人情味”,成立30载上市之路停滞不前

天天消费
2024-06-13 14:17:51
18466
近日,今麦郎管培生入职后,进行魔鬼军训一事引发广泛质疑。有观点认为,在当下的职场环境中,还在推崇“绝对服从”,一味要求员工“拼死拼活”却不谈回报的“狼性”文化,不仅忽视“人性”,还显得相当过时。

天天消费讯,近日,今麦郎管培生入职后,进行魔鬼军训一事引发广泛质疑。有观点认为,在当下的职场环境中,还在推崇“绝对服从”,一味要求员工“拼死拼活”却不谈回报的“狼性”文化,不仅忽视“人性”,还显得相当过时。

负重徒步60公里,向陌生人讨饭?

据中国慈善家杂志此前报道,今年刚入职今麦郎的李平(化名)表示,他和自全国各地的76名同事,都是今年刚入职的“郎子管培生”,一同经历了为期七天的封闭式特训。

80个俯卧撑只是李平们遭遇的第一个“下马威”。放好行李后,他们并没有歇息,又开始站军姿。晚饭后,他们迎来了第一个训练内容,每组选出一个人,剩下的人负责托举他45分钟。终于结束了一天的高强度训练,却并没能如愿得到真正的放松和休息,凌晨一点和两点的时候,他们两次被教官从睡梦中叫醒,通知紧急集合。

接下来的几天,训练强度一天比一天大。第二天上午做了几百个深蹲,下午是高空走断桥,晚上是团队协作过线。第三天更是挑战人的生理极限,所有队员需要在满是泥泞的地里做俯卧撑,接着集体搬重物,在泥坑里来回走,一趟下来,所有人都变成了泥人。

第四天的任务是徒步加露营,结果,等待他们的是“60公里负重徒步”,所有人需要背上帐篷、防潮垫等必备品,先徒步20公里,再爬山去山顶露营。而且,在30摄氏度的高温下,每个队只分到2瓶水,很多人在途中就出现明显的中暑迹象。

第五天,徒步下山后,所有人要去陌生人家里求助,讨要一点钱并在陌生人家里吃饭,美其名曰“城市生存”。据李平观察,基本没有拿到钱的,“能吃上饭已经很好了”。最后,所有人集合,继续徒步回军训基地,一直走到了下午6点。

据了解,从2019年到现在,今麦郎已经举行了18期新员工特训营。

被批“丢了人情味,相当过时

对于这种大强度的入职前军训有无必要,以及它是否体现企业的人文关怀,甚至是否合法合规,外界充满质疑。

有观点认为,本质上,让新员工徒步60公里、去陌生人家讨钱讨饭,这种魔鬼式特训,背后蕴藏的是“控制性”和“服从性”。这似乎在向新员工传达,只要能够克服入职军训,以后在工作上的困难就一定也能解决。

不过,今麦郎作为一家食品企业,员工入职应以专业能力为先,需要有这么过硬的体魄吗?以入职军训作为“储备干部”的前提,是否公平、合理?每个人的体质不同,员工身体状况承受不了怎么办?如果出现人员伤亡的严重后果,又该怎么办?各种人力、物力、场地、后勤的保障,会不会形成资源浪费?

一般来说,此类入职军训是企业与专业机构合作进行的,对于具体训练什么内容,员工事前恐怕并不知情。可如果企业没有事先告知具体训练内容和强度,就要求员工去从事这种可能危害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行为,那么就涉嫌违法,侵犯员工的合法权益,员工完全可以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五十六条,劳动者对用人单位管理人员违章指挥、强令冒险作业,有权拒绝执行;对危害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行为,有权提出批评、检举和控告。

此外,员工有权在入职前了解工作的具体内容、工作条件等信息。如果公司没有充分告知员工军训的具体内容和强度,则涉嫌侵犯员工的知情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用人单位违章指挥、强令冒险作业危及劳动者人身安全的,劳动者可以立即解除劳动合同,不需事先告知用人单位。

极目新闻评论称,其实人们质疑的并不是入职军训本身,而是质疑以入职军训之名,推崇“狼性文化”。一些盲目增加工作强度,对员工进行体罚,侮辱贬损员工尊严的负面事件,曝光时也往往与“狼性”文化挂钩,导致公众对这个词的负面印象越来越深刻。可以说,在当下的职场环境中,还在推崇“绝对服从”,一味要求员工“拼死拼活”却不谈回报的“狼性”文化,已经显得相当过时。

正观新闻评论称,当下,员工更看重良好的工作环境和氛围,注重自我感受。因此,企业不能只强调“狼性”,忽视“人性”。毕竟,除了工作、竞争,生活中还有很多值得珍惜、值得追求的东西。无论如何,再知名的企业,也不能丢了人情味。唯有如此,员工们才能获得安全感、幸福感。

成立30载,上市之路停滞不前

资料显示,今麦郎成立于1996年8月,前身系华龙面业集团,总部位于河北省邢台市,是一家以方便食品为主业,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大型综合食品集团,现拥有方便面、面粉、挂面、综合、饮品等业务。

2002年,华龙品牌升级为“今麦郎”。今麦郎弹面筋道的口感和密集的广告轰炸,让今麦郎快速在城市市场上站稳脚跟,一举突破10亿元销量。到了2005年,其销量突破20亿元。

今麦郎逐渐做大的同时,也引来了外资的注意。

2004年,日本的日清公司出资15.54亿元,与今麦郎前身河北华龙面业有限公司合资成立了世界最大制面企业,中日合资华龙日清食品有限公司。

但双方最终还是分道扬镳。2015年11月,日清食品分别以4648万元出售今麦郎纸品14.93%股权,以2.41亿元出售今麦郎食品14.93%股权,以1.63亿元出售今麦郎面品14.29%股权,出售额高达86亿日元。

对于今麦郎与日清的分手,当时有日本媒体分析称,借助低价格在农村地区具有优势的今麦郎与凭借高端路线在城市地区具有优势的日清在战略上存在明显差异。

2016年5月,今麦郎饮品47.83%的股权,遭统一以12.91亿元清仓,双方10年的“联姻”走向终点。

谈及与统一的分手,今麦郎饮品回应称,“在走向资本市场过程中,因与股东统一产生‘同业竞争’而受到制约,双方经友好协商,统一正式退出。”统一则回应称,已基本完成阶段性战略目标。

两次“分家”后,今麦郎意识到了独立上市的重要性,寻求在资本市场上谋条出路。

2017年,有报道指出,今麦郎证券部密谋今麦郎面品公司的IPO事宜,但随后没有下文。

2019年,莱茵体育发布公告称,公司已经与自然人范明科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协议生效后,该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范明科。范明科是今麦郎创始人范现国的次子,倘若收购成功,那么就意味着今麦郎有望实现借壳上市。然而,这场收购最后却以失败告终。

2020年12月今麦郎与中信建投签署上市辅导协议。随后2021年4月和8月,中信建投先后披露两期上市辅导报告。之后,中信建投的辅导报告便没有再更新,今麦郎的上市计划再次“流产”。

2022年1月,今麦郎宣布完成了六亿元人民币融资,投资方为中国消费行业头部机构加华资本。此次融资后,今麦郎获得实力资本和行业资源加持,还将进一步加快全国布局,但上市之路仍停滞不前。

去年营收近200亿,千亿目标遥遥无期

相关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方便面销量就处于下行轨道。在国内市场上,2013年方便面的销量为462.2亿份,2014年销量降为444亿份,到了2016年销量则降至385.2亿份。2023年,康师傅、统一企业、日清食品三大巨头的方便面业务,一共少卖20亿元。

方便面市场进入存量竞争阶段是不争的事实,在不增加销量的情况下,想要扩大销售额,只能在产品价值上做提升。

对比来看,竞争对手康师傅和统一早早就进行了中高端化转型。例如康师傅推出了金汤系列等多款高端产品,同时包括售价动辄达20元的Express速达面馆;统一除了汤达人和都会小馆,还在自热小火锅等赛道上持续发力。

转型中高端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首先便体现在营收上。数据显示,2022年康师傅营收达到了787亿元创下历史新高,同比增长6.26%;统一营收282.6亿,同比增长12%。

作为行业内的“万年老三”,今麦郎显然不甘落于人后,于是在2022年初推出了全新高端品牌“拉面范”,重点瞄准Z世代这一消费群体。

公开信息显示,拉面范是一款免煮且0油炸的拉面,定位中高端,加上绿色包装的红烧牛肉面等已经有7款经典口味。据了解,拉面范0油炸系列新品自上市以来深受Z世代消费者的追捧,不少经销商表示今麦郎新产品的销售额已经占据到了总体量的半壁江山。

今麦郎集团董事长范现国曾公开表示:“中国是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超级市场。快消行业未来一定会出现更多的千亿级企业。今麦郎应该成为‘千亿俱乐部’的一员。我希望今麦郎在2030年实现我们的千亿梦。”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今麦郎营收为218.5亿元,2020年增长到270亿元左右,2021年降至260亿元,2022年营收再次下滑至241亿元。

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23中国制造业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今麦郎以190.76亿元营收居第410位。另据2023胡润最具价值民营品牌榜,今麦郎品牌价值约35亿元,占母公司市值比例13%,以此计算,今麦郎总市值约269亿元。

要知道,方便面行业的龙头康师傅2023年的营收才804亿元。以200多亿为基础,剑指1000亿目标,今麦郎的千亿目标任重道远。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来自原作者,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陆飞_XN052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