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玛芬趁热卖了骑行业务,归于安踏麾下近五年依旧没盈利

北京商报
2024-05-16 09:20:20
18675
5月15日,亚玛芬出售了旗下自行车品牌ENVEComposites,完全剥离了骑行业务。在骑行颇具流量与热度的今天,安踏主导下的亚玛芬看准时机出售骑行业务或许是为了“卖个好价钱”。

2000亿元的自行车市场,有人入局做持久战,有人速战速决只赚一笔。5月15日,北京商报记者获悉,亚玛芬出售了旗下自行车品牌ENVEComposites,完全剥离了骑行业务。在骑行颇具流量与热度的今天,安踏主导下的亚玛芬看准时机出售骑行业务或许是为了“卖个好价钱”。一方面可以获得资金流,另一方面可以节省运营精力和成本,这笔交易对于来到安踏旗下近五年时间仍未盈利的亚玛芬而言或是最好的选择。

关于此次出售骑行业务的价格和原因等内容,亚玛芬相关负责人以“目前处在即将公布一季度财报前的静默期,纽交所严格规定无法回应采访问题”为由拒绝接受采访,但业界普遍认为“卖个好价钱”是此次出售美国自行车品牌ENVEComposites的一个重要原因。

骑行市场大热背景下,身为卖方的亚玛芬更好叫价。中国自行车行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自行车市场规模达到2100亿元,同比增长3%;利润超过100亿元,同比增长20%以上。

ENVEComposites成立于2007年,以制造手工碳纤维自行车车架和零部件以及全生产流程在美国完成而出名。该公司近年来成为阿联酋航空车队的轮组和车把赞助商,随后又与道达尔能源车队车架组合作。2016年,亚玛芬收购了ENVEComposites。

在时尚产业独立分析师、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程伟雄看来,骑行市场看起来很火爆,但再火爆的市场也需要运营,对于此时亏损的亚玛芬来说,投入较大精力运营骑行业务或许有点力不从心。相反,趁着当下骑行正热,将骑行业务卖个好价钱,进而更好补充亚玛芬的现金流。

“亚玛芬选择在骑行市场大火的时候出售自行车品牌,可以卖个好价钱,这对于当下的亚玛芬而言能更好聚焦发展。”零售独立评论人马岗说。

在安踏主导的时代,亚玛芬一直都在剥离一些“边缘品牌”。2019年,亚玛芬出售了其在2005年收购的法国高端自行车品牌Mavic;2020年12月出售了健身器材品牌Precor;2022年1月出售了旗下芬兰运动手表品牌Suunto(颂拓)。截至目前,亚玛芬体育旗下品牌包括户外高端品牌始祖鸟、法国山地户外越野品牌萨洛蒙、美国网球装备品牌威尔逊、北欧运动时尚品牌壁克峰等共计10个品牌,多为户外、运动品牌。

在2019年联合方源资本、AnameredInvestmen及腾讯组成投资者财团合计斥资46亿欧元(约合360亿元人民币)并购亚玛芬以后,安踏一直都在构思着如何让这场豪赌变得更有希望。然而,事实是,归于安踏麾下将近五年时间,亚玛芬依旧没有实现盈利。

根据财报数据,2023年亚玛芬实现营业收入43.68亿美元,同比增长23%;净亏损2.09亿美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2.53亿美元。根据以往财报数据,2020—2022年,亚玛芬净亏损分别为2.37亿美元、1.26亿美元、2.53亿美元。

程伟雄表示,安踏目前看起来发展得很好,但如果不能让亚玛芬走上盈利道路,亚玛芬对于安踏来说就是一个大包袱,有随时爆雷的风险。

显然,安踏并不想让亚玛芬成为一个包袱。在安踏主导下,亚玛芬逐渐走向布局高端运动和时尚鞋服领域的更为聚焦的发展路径。从聚焦并推动始祖鸟发展、推动萨洛蒙与更多潮流品牌联名,到PeakPerformance强调“好看的户外”概念等动作来看,安踏想要的亚玛芬是一个在更为细分的领域能打的品牌,而不是越铺越广。

另外,自行车业务在亚玛芬整体业务中的销售额占比较小,其此前出售的Mavic在总销售额的占比为3%,而这次出售的ENVEComposites的体量更小。反观运动鞋服品牌始祖鸟、萨洛蒙、威尔逊等才是撑起亚玛芬销售额的主要业务。

根据财报数据,2023年,亚玛芬调整后的毛利率同比增长240个百分点至52.5%,亚玛芬透露,集团报告期内的毛利率增长主要得益于始祖鸟品牌的推动。业务方面,2023年以始祖鸟为核心领导品牌的“机能服装”营收15.9亿美元,同比增长45%。以萨洛蒙为核心领导品牌的“户外性能”营收16.7亿美元,同比增长18%。

在安踏收购亚玛芬之前,亚玛芬就已经陷入亏损。根据财报数据,2019年,亚玛芬全年亏损16亿元,而在安踏主导下,亚玛芬亏损大幅收窄,2023年亏损收窄至2亿美元。

马岗表示,亚玛芬的盈利需要时间、需要耐心,此前安踏收购FILA也孵化了相当一段时间,才找到更好的模式。(记者郭秀娟张君花)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来自原作者,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陆飞_XN052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