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葫芦岛银行董事长、行长挪用26亿元供股东挥霍!上一任行长曾涉6亿大案被免职又复职

天天财经
2024-06-18 08:26:50
18732
因为一则裁判文书,已经三年没有发过财报的葫芦岛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葫芦岛银行)再次走进公众视野,并且引发了大量质疑——该行高层多年前勾结股东挪用巨额资金的违法行径暴露在大众面前。

天天财经讯,因为一则裁判文书,已经三年没有发过财报的葫芦岛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葫芦岛银行)再次走进公众视野,并且引发了大量质疑——该行高层多年前勾结股东挪用巨额资金的违法行径暴露在大众面前。

董事长、行长上任当月就作案

联手大股东挪走26亿元

裁判文书显示,2020年8月,葫芦岛银行原党委书记李玉林伙同该行原行长李晓东,勾结股东段洪涛、周志龙,以化解不良资产为由,虚构资管计划,挪用该行26亿元人民币供段洪涛挥霍。

2020年9月,周志龙与项某1等人,将其中18亿余元人民币非法汇兑成外币转至段洪涛控制的香港公司账户内。在此后两个月时间内,项某1伙同陈某3、郑某、徐某、孔某、项某2及被告人陈某1,由项某1组织与指挥,陈某3负责清点、核对资金,郑某负责汇款,徐某、孔某、项某2及被告人陈某1在“龙门客栈”等虚拟币交易微信群内,以高于市场价收购虚拟币。之后获得的虚拟币通过境外虚拟币收购商,将所购虚拟币在境外抛售兑换成美元等汇款至香港公司银行账户。

段洪涛是谁?

据相关资料数据,2016年12月,葫芦岛银行进行增资扩股,大连中盈控股集团(现已更名为辽宁新潮控股有限公司)成为该行第一大股东,当时仅有27岁的段洪涛(出生于1989年)是中盈控股实控人,并在入股后取得董事席位。

段洪涛(左)资料图图源:瓦房店市人民政府2019年《周振雷会见中盈控股集团董事长段洪涛》

据葫芦岛银行年报,截至2020年末,中盈控股集团持股达18.4%。

在这起案件里,李玉林和李晓东起到关键作用。

李玉林先后在中国银行、青岛如意商业保理、大连银行工作,2020年初出任葫芦岛银行党委书记,后获选为董事长。李晓东早年在建行工作,后出任葫芦岛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

2020年8月2日,葫芦岛银行原行长王学伶因个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李玉林则接替主持全行工作,李晓东暂时代理行长职责。8月31日,葫芦岛银行召开董事会,正式选举李玉林为董事长,并聘任李晓东为代理行长。

换言之,在前任行长被查,李玉林和李晓东刚刚开始主持工作的当月,他俩就犯下了这起骇人听闻的案件。

还需要注意的是,天眼查资料显示,就在段洪涛挪走巨额资金并转移的同时,当年2020年9月25日,他将持有的中盈控股股权全部转出。次年1月,中盈控股更名为辽宁新潮控股有限公司。

葫芦岛银行挪用巨额资金不是首次。

上文提到的该行原行长王学伶,曾经因为涉6亿大案被免,不过在11年后官复原职。

据辽宁省高院刑事裁定书显示,葫芦岛银行自2000年累计挪用6.1亿元资金交由福建商人庄大川,以进行以国债投资为掩护的违规委托理财,在2006年10月案发前,造成经济损失2.9亿元,王学伶当时是葫芦岛银行主管资金的副行长。

据报道,王学伶在当年的案子中没有刑事责任,但存在管理责任。在2007年8月1日辽宁银监局作出的处罚决定中,王学伶因“对购买国债资金被挪用负有直接责任”,被取消银行业金融机构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3年。

在被免职后,王学伶与葫芦岛银行的关系并没有立即中断。据当时天眼查工商资料变更记录显示,在2009年2月的高级管理人员备案中,曾新增经理王学伶,但在2010年1月又退出。另据葫芦岛银行2017年年报,王学伶持有该行2.4万股。

2013年4月9日,辽宁银监局公示了批复王学伶在上海浦东发展银行沈阳五里河支行行长的任职资格,王学伶以银行业高管的身份回归行业。

2017年8月16日,在葫芦岛市委组织部公告的葫芦岛拟任领导干部人选中,王学伶被拟提名为葫芦岛银行行长、董事人选。10天后的葫芦岛银行董事会会议上,此议案被通过。

2020年8月2日,王学伶被审查调查,随后便发生了李玉林、李晓东联手段洪涛挪走26亿元的案件。

不良贷款率高达13.89%

拨备覆盖率不到33%

2001年成立的葫芦岛银行,原名为葫芦岛市商业银行,2011年5月,其首家异地分支机构沈阳分行挂牌营业,实现了从地方性银行到区域性银行的转变。有媒体报道显示,随着2016年段洪涛的加入,利用地位优势通过中盈控股对葫芦岛银行实施了控制,该行内部开始出现不稳定的迹象。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银行的经营状况和管理层决策逐渐偏离正轨。

2021年7月,评级机构联合资信在报告中犀利指出一系列问题,称葫芦岛银行负债稳定性不佳、信贷业务集中度水平偏高、信贷资产质量显著下行、贷款拨备水平不足、已呈现亏损状态、资本亟待补充、投资资产部分违约且未计提拨备等。

为了应对这些危机,辽宁省在2022年发行了中小银行发展专项债券,其中30亿元直接用于补充葫芦岛银行的资本金,力图在三年内完成改革和风险化解任务。2023年,辽宁再次调整了注资方式,通过财政厅和辽宁金控的介入,继续支持银行的资本补充,力求恢复银行的稳健运营。

去年7月27日,联合资信推迟披露葫芦岛银行的评级报告,主要原因是:2022年以来,葫芦岛银行根据债券发行条款的规定,在债券付息日之前及时公布了债券付息公告,并按时足额支付了债券当期利息。截至本公告出具日,葫芦岛银行尚未公开披露2021及2022年年度报告。根据葫芦岛银行反馈,无法确定披露2022年年报的时间。

此事约一周后,葫芦岛银行罕见宣布对二级资本债“不行使赎回权”。一般来说,二级资本债发行成本较高,对于部分银行在合适经营与市场环境下,有动力发行成本较低新券进行赎回、置换。而银行选择不赎回,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可能是出于该行资本充足率方面压力,银行如果不行使对二级资本债的赎回权,可能会引发市场对其资本充足率吃紧的担忧和猜测。

相关文件指出,2018年底,系统性重要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1.5%、9.5%和8.5%,其他银行在这个基础上分别少一个百分点,即10.5%、8.5%和7.5%。

根据披露的年报,截至2020年该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2.33%、0.42%、0.42%,远低于监管红线。

2019年末,葫芦岛银行资产规模站上了千亿门槛,达到1087亿元。但至2020年末,资产规模又滑至996.44亿元,下降8.33%。

盈利方面,2019年的年报数据显示,当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25.10亿元,同比增速高达12.05%,但净利润只有2.72亿元,同比下滑59.40%。

截至2020年末,葫芦岛的营收只有9.79亿元,减幅六成;归母净亏损超1亿元,不良贷款率飙升超10个百分点至13.89%,拨备覆盖率仅为32.39%,资产规模近千亿元。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来自原作者,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唐吉诃德XN046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