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心不疼吗?没一点想法吗?”知名药企董事长被股民怒斥 称持股5年亏损严重

天天财经
2024-04-19 16:15:37
18328
有投资者提问公司董事长周志文,称购买舒泰神股票已有四五年时间,其间做T虽然不成功损失十余万,但因自己心里有希望遂始终没有放弃这只股票。无奈如今账面亏了55%之后又亏了近30万。

天天财经讯,在东方财富股吧里,今日有用户发帖询问,“北京市政府设立健康产业发展基金,舒泰神有没有可能获得该基金的支持?”有跟帖者对此表示“200亿投2亿给舒瘟也行啊”,发帖用户则回复称,“不要想太多了,北京几百家药企,舒泰神凭什么能得到基金的青睐?”

在“舒泰神吧”里,几乎满屏都是对该股票的吐槽或是恨铁不成钢。

作为一家成立于2002年的老牌药企,舒泰神至今仍在靠舒泰清(用于治疗功能性便秘)和苏肽生(用于治疗视神经损伤)这两款产品撑门面,疫情期间也曾“赶潮流”研发新冠相关药物,但始终未有实质性进展。而且去年底还宣布终止乙肝新药研发,1.5亿元研发投入直接“打水漂”,也难怪投资者们在二级市场“用脚投票”,其股价在本月15日一度创历史新低5.44元/股。

董事长被灵魂拷问:您的心中不疼吗?

17日,有投资者提问公司董事长周志文,称购买舒泰神股票已有四五年时间,其间做T虽然不成功损失十余万,但因自己心里有希望遂始终没有放弃这只股票。无奈如今账面亏了55%之后又亏了近30万。这位投资者发问道,“周总请看您公司的K线图,真是一路下跌不回头啊,那都是信任你的中小股东的血泪钱啊,那是一个个家庭的焦虑、痛苦、吵架、失眠、生病。”

这位投资者还追加了一句灵魂提问,“至于贵公司错误之事我就不说了,请问您一下,持有您的股票亏损40余万,而且是拿了近5年的时间了,您是一个有家庭的人有责任心的人,您的心中不疼吗?您没有一点想法吗?”

面对投资者的字字泣泪,周志文仅表示:“希望可以通过持续努力提升公司价值!”

实际控制人周志文和冯宇霞夫妇背后有两家医药上市企业——舒泰神(2011年在创业板挂牌上市)和曾高价“囤猴”的昭衍新药(2017年登陆A股+2021年港股上市)。

2002年,周氏夫妇创办舒泰神药业,当时舒泰神的控股股东是昭衍药物,也是昭衍新药的下游企业,二者在业务上有较多往来。为了让舒泰神顺利上市,周志文先后剥离了昭衍新药的资产:将昭衍博纳、湖南中威医药和三诺佳邑三家公司的股权送往舒泰神。

2011年4月舒泰神如愿上市,此后也曾经历过高速增长期,但2017年其业绩增速下滑至个位数,2019年,公司的各项业绩指标几乎全线下滑,净利润同比下降了79.64%。

2020年营收4.25亿元,净利润-1.33亿,同比下降587.26%。

2021年营收5.84亿元,净利润-1.37亿,同比下降3.29%。

2022年营收5.49亿元,净利润-1.97亿,同比下降43.38%。

2023年营收3.64亿元,净利润-3.99亿,同比下降102.48%。该营收水平已较2016年的14.03亿元缩水超一半。

舒泰神近三年营业总收入复合增长率为-5.03%,近三年净利润复合年增长率为-199.96%,

舒泰神现在的业绩还靠早期上市前获批的产品支撑,但如今面临的境况是曾经的王牌产品渐渐衰落,后起之秀难担大任的局面。苏肽生的竞品包括海特生物的金路捷、未名医药的恩经复、丽珠医药的丽康乐;舒泰清的竞品包括益普生集团的福静清、万和制药的和爽等。

细看2023年财报:分产品来看公司主营业务中舒泰清收入1.9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53.59%;苏肽生收入1.62亿元,占营业收入的44.45%。不过舒泰清和苏肽生去年的销售收入分别同比下降46.48%和6.99%。公司总经理王超表示,舒泰清受部分省市联盟集采因素影响,销售情况出现一定下降。

一方面产品销售收入下滑,另一方面研发费用却不断攀升,甚至超过了全年营收总额。2023年全年,公司研发投入金额为4.48亿元,同比增长16.53%;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为123.02%,相比上年同期上升52.99个百分点。

有投资者对此犀利提问,“公司入不敷出又必须坚持研发,后续如何解决资金缺口?还有定增计划么?”舒泰神回复表示,“公司将继续大力推进营销工作,同时进一步聚焦研发项目投入,努力推进中后期临床项目快速上市贡献利润,此外,公司也会积极探索利用股权融资、项目转让/授权等形式补充现金流,保障可持续发展。”

“一直抱着尝试的心态不如不做”

去年6月12日,舒泰神在公告里宣布历时五年且已经投入资金7150万元的四川眉山基地不建了,

“终止该项目,是公司根据生产经营实际情况做出的决策,其规划中所涉及的化药、生物药生产线已通过优化现有生产线或MAH等方式协调解决,不会对公司现有业务造成不利影响。”舒泰神如此解释。

半年后的12月11日,舒泰神又宣布决定终止重磅产品STSG-0002注射液临床试验及后续开发。STSG-0002注射液是由舒泰神自主开发的国内首款RNAi疗法乙肝新药,主要针对慢性乙型肝炎。

舒泰神对STSG-0002的研究始于2003年,2019年开启临床研究。该公司多年的研究不但未收获成果,此前投入的约1.5亿元研发投入也打了“水漂”。舒泰神称在与主要研究者充分沟通现有临床试验数据后认为,目前观察到的初步有效性数据未达到预期,后续受试者继续接受试验药物获益有限。

事实上,自2023年12月起,舒泰神还陆续终止了BDB-001注射液、STSA-1002注射液、STSA-1005注射液、STSA-1002和STSA-1005联合用药项目在COVID-19适应症方向的研究工作。今年4月12日,公司公告STSP-0902滴眼液(用于治疗神经营养性角膜炎)以及STSP-0902注射液(用于治疗少弱精子症)申报新药临床试验申请获得受理。此前在1月3日,公司也曾公告STSA-1001注射液用于治疗癌痛取得新药临床试验通知书。

这种一边陆续砍掉在研管线,一边不断新增临床试验的举动,被投资者怒斥“尝试几年了结果如何?公司上市10多年未有任何拿的出手的成绩,目前全是一堆遥遥无期的研发管线和销量寥寥无几新产品?是打算继续再尝试10多年么?一直抱着尝试的心态不如不做。”

而年报显示,公司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已由2022年的2.65亿元缩减为0.85亿元。舒泰神的现金流压力可想而知。

那么公司的融资情况如何?2022年9月,舒泰神曾以简易程序定增募资不超3亿元用于创新药物研发项目,12月7日,公司宣布取消此次定增方案。此后不到半个月时间,该公司又重启定增,并将募资金额由3亿元提高至5.8亿元,其中部分资金用在相关新冠特效药研发中。

这引起了监管对定增募投项目合理性的质疑,是否存在误导投资者嫌疑。一方面随着疫情放开,相关特效药市场需求或存在不确定性。另一方面,公司相关研发产权归属或存疑,同时也被监管质疑是否存在误导投资者之嫌。今年年初,公司称综合考虑当前资本市场行情、政策变化情况、公司发展规划及市场融资环境等因素终止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事项并撤回申请文件。

面对媒体提问公司现金流是否存在吃紧的问题,总经理王超侧面回答称,“公司根据各方面业务进展展开营销和研发工作,多维度拓宽资金来源,同时适度控制研发投入规模,保障核心项目的快速进展,保障现金流稳健和可持续发展。”

截至2023年末,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2.28亿元,同比减少5271.68万元;筹资活动现金流净额3063.64万元,同比减少198.18万元;投资活动现金流净额1783.75万元,上年同期为3.21亿元。

公司员工总数为555人,同比减少30.88%;人均创收65.62万元,人均创利-71.87万元,人均薪酬42.80万元,较上年同期分别变化-4.02%、-192.95%、54.56%。

在偿债能力方面,公司2023年年末资产负债率为23.39%,相比上年末上升4.49个百分点;有息资产负债率为2.16%,相比上年末上升2.00个百分点。

筹码集中度方面,截至2023年年末,公司股东总户数为3.2万户,较三季度末增长了555户,增幅1.77%;户均持股市值由三季度末的15.36万元下降至15.19万元,降幅为1.11%。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来自原作者,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唐吉诃德XN046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