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解读:速迈医学创始股东离场一半 产品单一依靠经销商存隐患

天天财经
2024-03-07 16:21:10
19170
速迈医学产品结构单一,境外销售占比高,主要依靠经销模式进行销售。公司原本六位创始股东,如今只剩下三名仍持有公司股份。

天天财经讯,近日,苏州速迈医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速迈医学)回复了第一轮问询函;随即,深交所发出了第二轮审核问询函,等待企业回复中。

图片来源:IC网

速迈医学产品结构单一,境外销售占比高,主要依靠经销模式进行销售。公司原本六位创始股东,如今只剩下三名仍持有公司股份。

主营业务单一 境外销售规模较大

速迈医学是一家专注从事手术显微镜研发、生产与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核心产品为牙科手术显微镜。

2020年-2023年上半年,速迈医学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76亿元、2.23亿元、2.74亿元和1.54亿元,2020年-2022年的复合增长率为24.78%;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812.57万元、4304.87万元、6029.81万元和2723.95万元,2020年至2022年复合增长率为25.76%。

从产品结构来看,速迈医学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源于牙科手术显微镜、外科手术显微镜及光学类诊察器械,其中手术显微镜销售为公司的核心收入来源。

上述期间内,核心产品手术显微镜收入分别为1.44亿元、1.83亿元、2.32亿元和1.33亿元,2020年至2022年的复合增长率为26.73%,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82.15%、81.83%、84.72%和86.28%。

图片来源:招股书

从销售区域来看,速迈医学境外销售规模较大,远销美国、欧洲、日本、俄罗斯等多个国家地区市场。上述期间内,公司境外销售收入分别为8204.42万元、1.03亿元、1.37亿元和8430.97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46.65%、46.21%、50.16%和54.85%,占比较高。其中,公司对俄罗斯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431.70万元、1699.21万元、2682.49万元和2639.35万元,增长较快。

2022年2月,俄罗斯与乌克兰爆发地域冲突,引发局部区域紧张,欧美等国家和地区与俄罗斯也随之采取了一系列制裁和反制措施,对俄乌乃至整个欧洲地区的交通运输、货币稳定、企业生产、居民消费等方面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如随着地域冲突的持续推进,俄罗斯本土受到战争影响变大、经济消费水平陷入低迷,则将对速迈医学俄罗斯市场的持续开拓造成一定不利影响。

此外,2018年以来,美国政府宣布对中国进口的部分清单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包括医疗器械产品。未来如美国或其他国家地区的贸易政策发生重大不利变化,也将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一定不利影响。

从销售模式来看,速迈医学境内外销售均采取“经销为主,直销为辅”的销售模式。上述期间内,公司经销模式收入占比分别86.01%、89.58%、89.87%和86.85%,系公司的主要销售模式。

速迈医学在招股书中坦言,若公司未来不能保持与重要经销商之间的稳定合作关系,或无法对经销商进行有效管理,或者经销商出现自身管理混乱、违法违规等情况,可能出现公司产品市场推广受阻、在相应区域销售下滑的情形,进而影响公司经营业绩。

成立即代持 创始股东离场

2005年4月15日,速迈医学前身捷美医疗设立。公司设立时,基于不愿公开个人投资及工商登记便利性需求,赵唯一、王吉龙持有速迈光电出资份额由吴园一、金玉萍分别代为持有;何进持有速迈光电出资份额由李向东代为持有,同时考虑到中外合资企业外资股东持股比例的相关要求,工商登记股东持股比例与备忘录约定持股比例存在差异。

图片来源:招股书

深交所对速迈医学历史上的股权代持是否已清理完毕,是否存在争议或潜在纠纷提出质疑,要求公司说明上述过程中股权对外转让再还原、股权代持、受让股权又转回是否合法、合规等。

王振明对外转让持有公司股权再还原的过程,是否符合外商投资管理相关规定,论证其持有股权的合法性、有效性;何进股权代持还原事宜中的价款支付情况以及何进、黄晓燕、李向东等各方主体之间的法律关系;苏州高投自速迈光电受让公司股权后又转回的背景及主要考虑,股权转回作价的定价依据及公允性;赵唯一委托吴园一代持股权的原因及出资款实际支付情况等。

2020年-2023年上半年,速迈医学共经历5次股权转让、2次增资。其中,第二、第三次股权转让协议签署时间依次为2021年9月、12月,但迟至2022年3月才完成工商变更登记,且转让价格存在差异;第四次股权转让中,转让时间相同,但各方转让价格不同。

图片来源:招股书

对此,深交所要求速迈医学说明第二、第三次股权转让协议签署后未及时办理工商变更登记的原因,并结合相关股权变动的背景、定价依据等,说明第二与第三次股权转让之间、以及第四次股权转让的各主体之间定价存在差异的原因及合理性。

需要注意的是,王振明、赵唯一作为公司创始股东,报告期初分别持有公司19.04%、17.25%的股权,为公司第二、第三大股东。报告期内,王振明转出其所持公司全部持股,并与受让方毅达成果、中小基金及马川良之间签署对赌协议,后该等协议于2023年5月终止。赵唯一于2022年12月将所持公司3.72%股份对外转让。

截至目前,李向东、王吉龙、何进、周伟忠合计直接持有速迈医学55.16%的股权,通过速迈鑫创、速迈琛韬、惠嘉壹号以及惠嘉贰号四个员工持股平台间接控制公司9.02%的股权。综上,李向东、王吉龙、何进、周伟忠合计控制公司64.18%的股权。速迈医学实际控制人为李向东、王吉龙、何进、周伟忠四人。

天天财经注意到,速迈医学创始股东共有六位,如今只剩下三位仍持有公司股份。创始股东的离场,是否表示对公司发展的不够看好呢?二轮问询函什么时候回复?天天财经将对此保持关注。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来自原作者,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绿萝_XN056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