啄木鸟维修被曝无病假修、小病大修,冲刺港股IPO胜算几何?

天天消费
2024-03-15 13:29:18
18883
3月14日,湖北经视《315我们在行动》节目曝光啄木鸟家庭维修无病假修、小病大修、以次充好、收费不透明、价格虚高等问题。黑猫投诉平台上,啄木鸟家庭维修投诉量达3440条,问题涉及乱收费、收费过高、重复收费、收费不透明等。

天天消费讯,3月14日,湖北经视《315我们在行动》节目曝光啄木鸟家庭维修无病假修、小病大修、以次充好、收费不透明、价格虚高等问题。

被曝无病假修、小病大修、以次充好

据《315我们在行动》,有一位客户家的抽水马桶按键失灵,下单让啄木鸟的工作人员上门维修。工作人员来查看之后,发现是虹吸口堵塞,但其却表示进水阀坏了,要进行更换。

最终工作人员折腾了一两个小时,换了进水阀,疏通了虹吸口,把马桶修好。修好后,工作人员报价335元,经过讲价,最终收了该用户260元。

离开时,该工作人员和暗访的记者闲聊,后悔报价报低了。其表示该顾客很信赖这个平台,已经消费过很多次。

节目还显示,在其他维修中,工作人员在维修抽水马桶的时候,同样谎称进水阀坏了,给换了个便宜的进水阀。不仅如此,还顺走了原装的进水阀,表示“翻新一下”就可以给下一家使用。

在传授“工作经验”时,啄木鸟的工作人员表示为了尽可能多赚钱,要学会看人下菜、察言观色,在维修过程中,虚报故障、小病大修、以次充好,能换的尽量不要修。

有工作人员提到自己曾10元买的插座,换完之后收了客户268元,言语间沾沾自喜。

2020年,啄木鸟家庭维修上线了维修计价器,消费者下单时,通过维修计价器,可以提前了解大致的维修费用。但在一些啄木鸟的维修人员眼里,维修计价器成了可有可无的工具。“你自己修改啊,上面那么多选项,你随便凑,凑到价位就行。”

天天消费发现,黑猫投诉平台上,啄木鸟家庭维修投诉量达3440条,问题涉及乱收费、收费过高、重复收费、收费不透明等。

一位网友投诉称,马桶三角阀漏水,啄木鸟维修师傅帮其换了一个,然后接了一个排插在墙上,收费724元。

另一位网友投诉称,换一个价值十几块的空气开关,啄木鸟收费246元,前后时间不到三四十分钟,价格过高,不透明,暴利,还要收服务费和换开关的手工费,重复收费,费用过高。

还有一位网友投诉称,洗漱台下面的管子漏水,啄木鸟的师傅就修了一下三角阀,换了跟管子,要了650元。“这个报价也太狠了,而且你不换也不行,人家已经给你拆了。

综合第三方投诉来看,在啄木鸟维修服务的过程中,不少消费者都认为维修师傅会"小病大修",以各种名目增加服务项目提高收费。

冲刺家庭维修第一股,营销开支逐年攀升

啄木鸟维修是中国最大的家庭维修平台,根据灼识咨询数据,去年前三季度啄木鸟平台有逾700万单交易,合计总交易额17.9亿元。

追溯至2004年,啄木鸟维修的前身是重庆一家维修制冷设备的个体工商户,由创始人王国伟、王玉华兄妹经营。2014年,二人与重庆时报社发行人朱红坤共同创建了如今的啄木鸟。

自成立以来,啄木鸟已获得4轮IPO前投资,其中不乏58同城、小米等龙头的影子。

上个月,啄木鸟维修向港交所递交了主板IPO上市申请,冲刺“家庭维修第一股”,中金公司和中泰国际为联席保荐人。

截至IPO前,啄木鸟维修创始人王国伟和王玉华,以及二人控制的信托实体、公司股权激励平台结成一致行动人,合计控制啄木鸟维修55.32%的权益,为控股股东。

姚劲波的58同城通过Dream Landing Holdings Limited、天津五八阡陌,合计持股16.42%,雷军的顺为资本通过Astrend、苏州顺为和天津金米,合计持股9.84%。啄木鸟维修董事肖庆平实控的新三板挂牌公司掌上通持股7.62%,另有重庆国资和湖南国资的身影显现。

营收方面,2021年至2023年前三季度,啄木鸟维修的收入分别为4.01亿元、5.95亿元及7.35亿元。

这其中也少不了平台长期在宣传方面“砸钱”的作用,"正规家庭维修,就找啄木鸟"、"感情不修啥都修"等广告语,遍布地铁、电梯。

2021年至2023年前三季度,啄木鸟维修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为1.78亿元、2.91亿元及3.18亿元,呈逐年上升趋势,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44.3%、48.9%及43.2%。其中,超9成营销开支来自于流量获取、广告及品牌宣传。

即便顶着超80%的毛利率,巨额的费用支出也在不断蚕食公司盈利。报告期内,啄木鸟维修净利润分别为0.33亿元、0.06亿元及1.02亿元。

抽成过高或是导致维修师傅私自提高价格的原因

啄木鸟的商业模式,是经典的互联网O2O模式,将有"维修需求的消费者"与"平台注册的维修师"相匹配,平台从中抽成。抽成过高带给维修师傅的压力,也可能是导致维修师傅私自增加项目提高价格的原因。

根据啄木鸟的招股书,2021年至2022年及2023年前三季度,平台完成的服务订单产生的收入除以总交易额后分别为40.1%、40.3%及40.8%。对比网约车18%至30%来看,这个抽成比例其实已经很高了。

对于维修师傅来说,平台抽成这么多,即便是师傅不想"宰客",但为了维持自己的收入以及考核目标,私自增加服务项目、提高报价,似乎也就不难理解了。

招股书显示,平台工程师(维修师傅)并非啄木鸟的雇员、调度雇员或分包商。根据双方协议,工程师确认与啄木鸟维修之间并无雇佣或劳工关系,且公司仅向彼等提供平台服务。也就是说,维修师傅与啄木鸟维修之间并没有雇佣关系。

有维修师傅诉苦称,“没有底薪,没五险一金,自备交通工具,没有交通话费补助以及风险保障等,同时平台还制定上门率、成功率、客单价等多项指标,没达标就罚款。”

为了保证服务质量,啄木鸟维修的工程师需向平台缴纳服务质量保证金。截至2023年前三季度末,啄木鸟维修从工程师处收到的质保金结余高达1.05亿元,占流动负债总额33.44%。

但实际情况,当啄木鸟用户维修出现问题向售后投诉时,多数石沉大海。本是为了保护消费者权益的质保金,如今却更像是为了充盈啄木鸟资金的渠道。

据已离职的维修师傅透露,在离职6个月后,依旧没有收到平台退还的质保金,联系区域负责人无果,有的甚至长达一两年之久。“给用户的质保时间是3个月,但平台退还维修师傅质保金的时间是6个月之后,不明白是为什么。”

当前,家庭维修平台因维修种类繁多、品牌庞杂,且问题不可预测性,导致维修服务平台面临非标且难以量化的难题,刺激行业乱收费现象不断滋生。

啄木鸟维修创始人王国伟的初衷,就是希望改变家庭维修行业"散乱差"的生态,让消费者把钱花得更明白,维修师傅挣钱更有方。可从现实来看,"价格乱、服务乱"的情况仍然存在。

啄木鸟维修能否如愿登陆港交所,天天消费将继续保持关注。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来自原作者,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陆飞_XN052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