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票被炒到18800元!今年200场演唱会,黄牛要成最大赢家?“强实名”是最优解吗?

2023-05-19 13:56:22
29043
黄牛比憋了三年的粉丝还疯狂!
作者 | 窗纱小鹿
来源 | 天天财经116
今年以来,演出市场呈现出复苏与回暖的态势。据不完全统计,2023年已经官宣和计划中开启的演唱会超过200场。
近期,五月天、周杰伦、薛之谦、张杰、梁静茹、刘若英、杨千嬅等人气歌手纷纷开启演唱会巡演,憋了几年的歌迷们也是热情高涨,多场演唱会门票被一抢而空。

5月9日,五月天北京演唱会开票,6场近30万张门票在开票后5秒售罄。当天,“鸟巢这么大容不下一个我”等话题就冲上了热搜。大麦APP显示,五月天北京演唱会的想看人数超过了110万。
在众多歌迷都未抢到票的情况下,一些第三方平台上却出现了大量黄牛票被加价售卖。9日开票当天,黄牛曾报价五月天第一排门票18800元/张,加之此前粉丝团票被取消,这引起了粉丝普遍的不满。他们质疑主办方与黄牛勾结,并发起了对黄牛的大规模抵制,表示“宁可鸟巢门口站,也不能让黄牛赚”。
在演唱会市场持续火爆的状态下,粉丝和黄牛的冲突,因此被摆上了台面。
市场回暖成黄牛狂欢
根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数据,2023年一季度,全国营业性演出(不含娱乐场所演出)场次6.89万场,较去年同比增长 95.42%,呈现强势复苏态势;演出票房收入49.80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110.99%;观演人数2185.22万人次,较去年同比增长142.96%。其中,演唱会、音乐节一季度售出票量超过110万张,是票房收入最高的演出类型。
当疫情散去,演出市场强劲复苏,三年以来积攒的需求在短时间内集中爆发,一票难求成为了如今演出市场的新常态。
除了五月天,周杰伦、薛之谦、张杰、梁静茹、刘若英、杨千嬅等歌手近期演唱会的在售场次也均已显示售罄。
市场繁荣的背后,是黄牛现象的猖獗。
根据天天财经从一位黄牛处获悉,目前五月天北京演唱会内场第一排的门票价格为7500元一张。对方表示,购票后会将电子票直接转赠到购买者的大麦账号,购买者绑定身份信息后即可刷自己的身份证入场。
其他热门歌手的演唱会门票也都存在类似的情况,均有大量黄牛票在第三方平台出售,大多数票基本都是在原价的基础上加价几百元至千元不等。
可以说,黄牛已经成为了歌迷观看演唱会的最大拦路虎,他们不仅推高了演唱会门票的价格,也通过大量占有门票的方式进一步加剧了票品的稀缺性。
面对黄牛的疯狂,也有官方曾发文警告。3月13 日,周杰伦演唱会主办方发布公告称,对于部分未授权平台出现高价兜售的“黄牛”行为,希望涉及以上违规操作的平台在收到《公告》后立即停止上述行为,并即刻关闭相关销售通道。但这对打击黄牛几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倒票现象依然猖獗,价格居高不下。
经历了三年低迷,演出市场终于熬出了头,但复苏与炒票同来,市场回暖逐渐演变成了一场黄牛的狂欢。

演唱会市场潜规则:

主办方、合作方、黄牛的微妙关系
那么,“黄牛”手中的票究竟从何而来?
有业内人士表示,演唱会门票可以从赠票、赞助票、公开发售等多个环节流到黄牛手中。
要举办一场演唱会,需要多个部门的协同,场馆愿不愿出租、赞助商愿不愿意投钱,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演唱会就无法成形,这就需要主办方打通多方面的关系。而演唱会门票又是主办方手中最重要的资产,因此赠票往往成为主办方疏通关系的必要环节。
根据行业惯例,演唱会一般会放出大部分的门票进行公开发售,但有少部分票特别是VIP票会留给合作方和主办方自己,很多黄牛手中的门票正是从主办方和合作方手里拿到的。
对于主办方来说,虽然演唱会看上去有利可图,但是赔本的风险极高。事实上,绝大部分演唱会都是亏本赚吆喝,能盈利的只有少数头部歌手的演唱会。一场演唱会投入巨大,公开发售的门票价格又受到有关部门的监管,主办方想要普通门票里收回成本并不容易,便经常和黄牛达成某种程度的“默契”。
除了赚钱,主办方还需要考虑与粉丝的关系,如果公开发售的门票定价过高,粉丝可能不太愿意买单,甚至因此得罪粉丝,所以,这种坏人由黄牛来做的局面也是主办方所乐见的。
另一方面,赠票部分的门票很难控制其最终的流向。赠票主要是主办方为了疏通各种关系而预留给赞助商和合作方的观演名额,因此这一部分的门票很难进行实名认证,主办方也就无法控制拿到赠票的人如何再次分配这些门票。
此外,即便没有合作渠道,黄牛也可以通过各种技术手段在公开发售阶段囤积门票,所谓的演唱会”代拍”,就是利用技术手段拿到门票的黄牛,通常每个订单会收取几百元的代拍费用,这进一步抢夺了本属于歌迷的那部分门票。
“强实名”能否解开黄牛困局?
面对猖獗的黄牛现象,相关监管部门和演唱会官方都开始采取一些行动。
4月到6月,北京多部门就联合开展打击演出票务市场“黄牛”非法倒票的专项整治工作。4月29日和5月13日,在韩红演唱会和任贤齐演唱会开始前夕,北京多部门联合行动,抓捕非法倒票扰序人员共20人。
4月26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也发布了《文化和旅游部进一步加强演出市场管理规范演出市场秩序》的通知,第五条表示“督促演出举办单位、演出票务经营单位面向市场公开销售的营业性演出门票数量,不得低于核准观众数量的70%。”
一些演唱会也开始推行“强实名”认证。所谓“强实名”,就是人、证、脸三合一。观演人在购票时需要绑定身份信息,入场时也需要刷身份证并核验人脸,三者都通过才能进场观演。
目前的演出市场大多只在购票这一步实现了实名制,但到现场之后通常只需要取出纸质票或凭电子票二维码就可以进场。这种程度的实名制对规避黄牛的作用不大。
强实名+不可转赠+不可退票,这一套组合拳似乎能够最大程度避免黄牛,近期刘若英、梁静茹的上海演唱会便采用了“强实名”认证,但这又产生了新的问题。
票品一经售出,不可退换,已成为演出门票领域多年来的惯例。“强实名”认证虽然规避了黄牛,但同时也限制了门票的二次流动,市场又没有给出退票的出口,一旦购票人无法观演就只能自己承担损失,这个结果是很多人无法接受的。
日前,若英演唱会主办方发布公告称,因为很多观众都是“首次参与实名制购票,对实名制购票规则了解不深入”,所以特地在7日9点-21点,开放了12个钟头的“退票时段”。
随后,梁静茹上海站演唱会主办方也发布了公告,同样是针对“不熟悉购票、观演规则的观众”,开启两个时段的退票通道。
其实,在梁静茹主办方发布退票公告前,已经有200多位观众,拉了一个微信群来维权。组织者还搜集了每个人的退票原因列成表格,大多数理由集中在生病、购票人信息填错、重复购票、工作或考试时间冲突上。
对于一场动辄数万人观演的演唱会来说,难免会有一些观众因为特殊情况而无法到场。在“强实名”的情况下,如何保障消费者的权益?“限时退票”是否会成为今后演唱会市场的常态?“强实名”又是否真的会在演出行业大规模推广?这些问题仍有待进一步观察。
编辑 | 唐吉诃德
排版 | 秦心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来自原作者,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苏石伟_XN046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