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门锁的上市冲动:凯迪仕们的梦想如何实现?

紫金财经
2023-03-10 15:08:00
26414
随着消费者对智能门锁认知的增强,智能门锁行业里的玩家都必须谨慎应对,而产品的高度同质化也让彼此之间的性能、价格趋同。借助资本市场增强资金实力,无疑会在竞争中更有底气。

来源:微信公众号紫金财经(ID:zijintmt)作者:羽然

(本文系紫金财经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智能门锁曾是许多新建高档小区的标配,近几年来,用“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来形容智能门锁逐渐普及的过程并不为过。从全部来自于国外品牌,到国产品牌后来居上,国产智能门锁走出了一条稳健向上的路子。

对消费者来说,以前上万元的智能门锁,现在已经以千余元的价格走进了更多家庭。

数据显示,中国智能门锁市场的爆发点起始于2018年,当年市场销量从800万台跃升至1500万台以上,并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整体呈现销量上升的趋势。不过目前中国智能门锁渗透率还不足10%,而我们的邻居韩国,智能门锁渗透率已经达到75%,由此可见,智能门锁行业前景无限,无疑是一片蓝海。

智能门锁市场拥有巨大潜力,企业和资本自然不会放过掘金的机会,这个赛道其实已相当拥挤。目前第一个敲响上市钟声的智能门锁企业,并不是这个行业里的头部,而是名气与销量靠后的王力智能锁。

也正是这种“不看出身看契机”的市场环境下,更多智能门锁赛道的企业,也想通过资本市场,进一步壮大自己的实力。

造富热,头部玩家坐不住了

王力安防2021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A股主板上市,也是智能门锁领域首家上市企业,其IPO募集资金达到6.9亿元,上市后市值一度超过65亿元。

然而王立安防的股票却没有像它的门锁一样安全可靠,公司股价从2021年4月创出历史高点后便一路下滑,这背后则是公司每况愈下的业绩,以及各路股东的减持套现。

资本的造富神话已经一次又一次得到验证,这让其他同类企业争先恐后地跑步进场。去年9月份,智能门锁头部企业凯迪仕启动IPO辅导拟A股挂牌上市,另一个头部企业德施曼也在几个月后同样启动IPO辅导并于今年改制为股份公司。

实际上,智能门锁行业首先冲击A股市场的并不是王立安防,而是凯迪仕,其在2019年就曾运作以被上市公司顶固集创收购的形式登陆A股,不过最终以失败告终。

上市显性的目的,自然是企业试图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壮大自己,提升企业竞争力与扩大产能。而隐性原因,则是机构也在等待收货的季节,退出的机会,如凯迪仕和德施曼都陆续完成了多轮融资,其中近半数的大额融资都发生在最近的两年。

凯迪仕的投资方有易简资本、摩根士丹利、同创伟业、基石资本等多家知名投资机构,德施曼的投资方同样实力不俗,背后有国美资本、经纬创投、栈道资本、滨江高新创投等。

投资机构们已经为智能门锁行业投下重注,并且预期行业的前景非常广阔。

能够获得资本的青睐,作为行业头部之一的凯迪仕的确有值得骄傲的一面,其创始人苏志勇上世纪80年代进入到锁具行业,并自2007年起从事智能锁和智能安防领域的产品研究。

迄今为止,凯迪仕已打造了K9、K20等爆款智能门锁产品,就在王力安防2021年上市业绩变脸的时候,当年凯迪仕总营收达到20亿元,同比接近翻倍,显示出逆势爬坡的抗压能力。

在线下方面,据公开数据显示,凯迪仕线下专柜及专卖店数量已突破3000家,另外还有10000家终端服务网点,是拥有网点数量最多的智能门锁品牌之一。凯迪仕在B端市场合作房企众多,这也让凯迪仕与另一家行业头部企业——小米智能门锁的线上C端市场布局,形成了比较明显的差异化。

德施曼也是与凯迪仕近乎同时期成长起来的智能门锁品牌,而且有意思的是,两者都有相似的“发家史”,如前期都注重线下市场的开拓,使用更加“欧式”的品牌命名和标榜德系血统,它们一步步见证了智能门锁行业的由小到大。

市场竞争步入后半场

随着人们对生活品质的提升和智能应用的普及,家居行业正在呈现定制化、智能化的特点。成熟度不断提高的智能家居产品,让家居行业拥有了更多市场潜力,而要让有前景的市场主体发展得更快,自然离不开资本市场的助力。

据统计,2022年有超过40个家居企业冲击A股市场,其中以智能家居、定制家居赛道的企业居多。智能安防作为智能家庭的第一道“保护墙”,发展势头迅猛,特别是智能门锁行业,虽然有销量排名靠前的头部企业,但并没有真正与市场其他竞争者拉开距离的核心龙头。

原因可以从历史经纬中略知一二。2015年国内智能门锁行业开始兴盛,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8年智能门锁品牌超过3500家,行业出现过“千锁大战”,这一年虽然是智能门锁行业融资高峰和创业潮,但也因为行业门槛低、渠道竞争激烈,大量品牌被快速淘汰。

到了2020年之后,虽然智能门锁行业的融资规模仍在增长,但能获得融资的幸运儿已经聚焦于头部的少数企业。

总体来看,业内普遍认可的智能门锁行业格局已经出现,主要分为三大类:

专业类:这类公司以凯迪仕、德施曼等为代表,它们往往有传统锁生产经验,将产品延伸向智能门锁且只做与此有关的业务,拥有一定的产品能力和技术底蕴。

生态类:这类公司以小米、华为等为代表,它们并不是一开始就扎根在这个行业,但依托于生态优势,有产品协同、全屋智能和品牌优势,在智能门锁行业中快速崛起。

跨界类:这类公司以TCL、海尔、萤石等为代表,有的是传统家电企业,有的是其他智能家居企业,利用自身品牌、渠道的影响力,逐步打开智能门锁市场。

智能门锁行业经历“千锁大战”后,已经进入了行业竞争的后半场,在这个没有老牌传统企业坐镇的新兴市场,竞争更加白热化,而资本在其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一如全屋定制行业早期品牌林立的局面,随着尚品宅配、欧派、索菲亚等企业的上市,他们的市场规模和品牌影响力不断扩大,进而确立了行业龙头的地位。

现如今的智能门锁行业,似乎也在走着像全屋定制行业类似的路径。凯迪仕、小米和德施曼处于头部梯队,虽然三家整体占智能门锁行业销量的半壁江山,但也不过是近两年才出现的市场格局。随着华为、鹿客等玩家的进入,市场格局有望进一步变化。

智能锁的安全挑战、智能痛点

任何一家智能门锁品牌,都会将两个话题作为营销焦点——安全和智能化。安全侧重于超C级锁和电子监控,智能化体现在操控和物联网方面。然而在这两点上,智能门锁产品问题频出,反而成为制约行业发展的痛点。

在黑猫投诉平台搜索关键词“智能门锁”,相关投诉数量已经近千,而且无论大品牌还是小厂商,都未能幸免,几乎都有消费者投诉的相关内容。

其中较为知名的投诉事件,来自于凯迪仕的“郑女士”事件。2021年9月份,1818黄金眼上维权的郑女士火了,镜头里戴着口罩,身材丰满的郑女士投诉凯迪仕智能门锁把自己困在家里,网友们纷纷高呼要亲自解救郑女士。

然而大跌眼镜的是,几天之后,郑女士竟然被凯迪仕请进了直播间为产品带货直播,原本每天观看人数不过数百的直播间,当天则有超过88万人次的观看,一场危机公关,硬是被凯迪仕做成了出圈的营销事件。这一波操作下来,反而助推了凯迪仕的品牌曝光。

但这并没有把问题解决,“坏事变好事”也不能掩盖产品上的缺陷;并且,凯迪仕发生了经销商主动曝光产品质量差和返修率高等问题,黑猫平台上也有大量投诉凯迪仕产品质量的内容。

当然这并不是凯迪仕一家的问题,而是行业普遍存在的现象。原本在传统的机械状态下十分安全的门锁,在智能化的加持下却总是事故频出,诸如智能门锁频繁报警、设备故障无法开门等等,从产品安全缺陷到使用非智能化,智能门锁成了不少消费者的烦恼。

除了质量问题外,智能门锁还有品牌力的问题。在智能门锁发展的早期,国内市场以进口品牌为主,因此国内的企业往往采用假“洋品牌”拔高品牌形象,此类市场营销手段不在少数。

如凯迪仕在成立初期的宣传上,一度标榜品牌源于德国,但实际上公司与德国并无关系,彼时凯迪仕指纹采集器来自于瑞典的FPC公司,并非德国。

即便是现在,随着凯迪仕品牌影响力的扩大,重金请来罗永浩、刘涛等网红、明星代言,登陆CCTV黄金广告时段,已经不再需要“海外血统”充当门面,但依然有不少“德国品牌凯迪仕智能锁”等介绍出现在网络上,“假洋品牌”成为凯迪仕身上比较尴尬的标签。

随着消费者对智能门锁认知的增强,智能门锁行业里的玩家都必须谨慎应对,而产品的高度同质化也让彼此之间的性能、价格趋同。借助资本市场增强资金实力,无疑会在竞争中更有底气。

尾声

从智能门锁行业的产品价格来看,过去两年使用密码解锁和指纹解锁的入门级产品的门槛在不断降低,厂商的利润空间正在被压缩。

为了开拓市场,不论是技术端的虹膜识别、声纹识别、3D人脸解锁等高端开锁方式,还是打造智能家居生态,亦或是向海外市场发力,智能门锁品牌正在通过各种方式寻求突破。

而登陆资本市场,打通融资的又一通道,是德施曼的梦想,也是凯迪仕的梦想。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来自原作者,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李文超_XN042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