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老混子”离职、“阿里云之父”出走10年回归

天天财经
2023-05-19 16:52:41
27030
张勇难救火,王坚“二进宫”。

张勇难救火,王坚“二进宫”。

作者 | 沈十六

来源 | 天天财经116

马云被曝回国两个月后,张勇频频对高层“下死手”。

陪了马云15年的黄磊宣布离职、离开十年的“阿里云之父”王坚以全职身份回归、CTO吴泽明接任爱橙技术CEO、中台被彻底分拆……
另一边,继张勇提出“条件成熟一个上市一个”后,阿里宣布:阿里云将从阿里集团完全分拆、独立走向上市,菜鸟、盒马启动上市计划、阿里国际数字商业集团启动外部融资、六大业务集团正式成立董事会。
阿里,正在进行一场巨变。

技术帝回归,谁最先上市?

在“1+6+N”组织大调整中,云智能被排在六大业务集团首位,成为张勇的“一号工程”。
近期,张勇的“一号工程”迎来大“装修”:4月11日,阿里云正式宣布推出大语言模型“通义千问”,介入大模型之战;同月26日,阿里云核心产品价格全线下调15%至50%,用“史上最大规模降价”开启价格战;5月18日,阿里云将从集团完全分拆独立走向上市。
张勇把该做的努力都做了,剩下的就是“技术帝”王坚要做的了。
2008年11月,王坚以首席架构师身份加入阿里,直接向马云汇报工作。次年,阿里云成立,王坚收获马云拨付的10亿预算、400号人的团队,研究云计算。
敲代码的心理学博士王坚被阿里内部人称为“彻头彻尾的骗子”。王坚曾在媒体说过,“在推出阿里云OS的这一年,我遭到的骂比这辈子的都多。”
当初跟着王坚的400号人,超300人选择了离开。“众叛亲离”的王坚却选择留了下来,因为马云的一句话——“我每年给阿里云投10个亿,投个十年,做不出来再说”。
王坚不需要十年。在王坚加入阿里的第五年,阿里飞天云计算平台的单集群服务器规模达到了5000台,阿里自主研发的飞天云计算系统宣告成功,王坚也被冠以“中国云计算第一人”、“阿里云之父”头衔。
不久,王坚辞去阿里云总裁职位,功成身退。
据雷峰网报道,早在2022年底,王坚就已经应张勇等人邀请,以幕后顾问的角色考察和指导阿里云的工作,近期已全职身份回归阿里云。天天财经发现,王坚出现在阿里云智能集团董事会名单中,担任董事,名次仅次于张勇。
王坚和张勇、周靖人、蔡英华组成阿里云豪华高管天团,不仅稳住了研究团队的军心,也向大家暗示张勇对阿里云的重视不亚于马云。据最新数据,阿里云收入规模自2018财年的133.9亿元迅速增至2023财年的772.03亿元,6年翻了5倍多,阿里云成为营收占比仅次于淘宝天猫的第二大业务。
同时财报披露,阿里巴巴董事会批准通过向股东分配股息的方式,实现云智能集团的完全分拆。作为分拆计划的一部分,张勇18日晚向阿里云员工发出全员信:计划在未来12个月将云智能集团从阿里集团完全分拆并完成上市,在股权和公司治理上形成一家与阿里集团完全独立的新公司。
阿里云,距离敲钟上市更近一步。
除了阿里云,菜鸟、盒马也已启动上市计划。
根据财报,阿里已批准盒马启动上市流程,预计将在未来6到12个月内完成;菜鸟集团上市计划预计在未来12到18个月内完成。
最着急的莫过于盒马鲜生创始人兼CEO侯毅。早在上月,侯毅就明确表示,“以盒马今天的规模和品牌影响力,已经具备了上市的条件”。
知道侯毅你很急,但你先别急。2022年,生鲜电商行业在一级市场共发生了4起投融资事件,融资总额约3亿元,这点钱,只能说明生鲜电商不吃香。
在二级市场上,先于盒马上市的几家生鲜电商公司的表现都很“炸裂”。“生鲜第一股”每日优鲜股价从最高点的330美元/股,暴跌到如今的不足1美元/股,市值蒸发99.99%;叮咚买菜股价目前只有3.16美元/股,和最高点的46美元/股相比,跌幅超过90%。
盒马的融资环境不容乐观。
反倒是没有急于上市的菜鸟,很受资本喜爱。根据最新发布的胡润《2023全球独角兽榜》显示,菜鸟以1850亿人民币的估值,位列全球第十,菜鸟似乎更被资本看好。
另一方面,菜鸟的董事长是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董事兼CEO是万霖,董事有淘天集团CEO戴珊、阿里国际数字商业集团CEO蒋凡、阿里巴巴集团首席人才官蒋芳,不难看出阿里对菜鸟的重视。
值得一提的是,菜鸟网络过去给员工发放的是菜鸟期权而非阿里股票。在阿里系成功上市之后,或许又有一群阿里人要财务自由了。

中台时代落幕

分拆阿里系上市之际,张勇不忘对中台下刀。
据晚点消息,中台的“数据中台”独立成了子公司爱橙技术,由阿里原CTO(首席技术官)吴泽明任CEO。
爱橙中心作为全新的子公司,未来需要独立开拓业务和市场,自负盈亏。这一调整也意味着,即使是阿里云智能、淘宝天猫商业、本地生活、菜鸟、国际数字商业和大文娱六大业务集团,也要“自掏腰包”向爱橙购买技术服务。
而中台中的“业务中心”团队则被瓜分到淘宝天猫商业集团、盒马、菜鸟、阿里云等业务,由原平台的高管负责。具体人员调整如下图:
中台事业群最核心的数据中心被独立,附属的业务中心则被瓜分,中台彻底死亡。
但,并没有什么值得惋惜的。
中台诞生的故事在互联网上被反复且重点提及:马云看到芬兰游戏公司Supercell研发出世界级的游戏,创造23亿美元营收,却仅有213名员工。了解到Supercell致胜的秘诀在于能够拥有一个整合业务能力的“中间态团队”后,马云将中台经验推广,张勇在阿里提出“大中台小前台”模式,由此建立中台事业群。
建立通用的中间件,大厂不再需要“重复的造轮子”,这就是中台的本质。
中台有用吗?阿里建立中台后,7个人用40天时间重启聚划算,完成了几十个人花半年才能干完的活。疫情期间,“中台之父”张建峰带领团队用三天时间开发健康码。就连京东、腾讯、字节、百度、滴滴等大厂也忍不住跟进,“赋能”、“相应”、“沉淀”、“串联”等新名词一时间成为互联网人追捧的热词。
中台有用,但是现在的阿里不再需要中台。阿里员工徐某某曾透露,“阿里各业务形态差异太大,中台已经开始阻碍业务的发展”,避免“重复造轮子”的中台变成了轮子。
最后,张勇“持刀”捅向了自己一手建立的中台。
事实上,选择“杀死”中台的不只是张勇,还有京东CEO徐雷和字节CEO梁汝波。京东从2022年8月就开始削弱中台,京东零售的中台体系在巅峰时有近万人,现在已经大幅缩减。
字节CEO梁汝波早在2021年11月就提出,将公司架构变为BU制(Business Unit,业务单元),业务归类重组,决策权下放到事业部负责人。梁汝波和张勇削弱中台的手段颇为相似。

15年老混子离职,阿里不养闲人

就在张勇大刀阔斧地进行“1+6+N”组织变革的时候,马云的老朋友黄磊被爆从阿里离职。
说是“离职”,但黄磊更像是被“毕业”的。
黄磊曾任阿里资深总监、淘宝大学业务负责人、天下网商董事总经理、支付宝大学校长、飞猪学院校长等职位,主要覆盖培训教育版图,内部级别为P11。
黄磊负责的教育板块成绩属实拉胯。知情人士向界面透露,淘宝大学2021年年收入已破5亿元,而淘宝教育2016年教育类产品的年销量就有近百亿,教育板块不进反退。
黄磊的离开,或许是张勇在告诉大家,只要你拿不出成绩,哪怕你是待了15年的老员工,你也得走。
回国两个月的马云没有说话,看着老伙计离开。
黄磊远离淘宝天猫商业集团的同时,他曾经的上司蒋凡却在逐渐回归。
因2020年的桃色风波,蒋凡被取消合伙人身份后调任海外。身为淘宝天猫总裁,却被调往执掌占总收入比只有个位数的海外业务,似乎有“贬职”之嫌。
如今,已经分管国际负责数字商业集团16个月的蒋凡交出成绩单:一季度国际商业业务收入同比增长29%至185.41亿元。其中,国际零售业务整体订单增长15%,速卖通、Lazada和Trendyol三个零售业务并驾齐驱,均实现双位数增长,国际零售业务收入增长41%至139.67亿元。
蒋凡通过耀眼的成绩单重新回到了聚光灯下。
蒋凡的名字也出现在阿里淘宝天猫集团、阿里国际数字商业集团、菜鸟集团的董事名单中。
另外,蒋凡负责的国际数字商务集团也启动外部融资程序,或将走上独立上市之路。
在改革中,蒋凡给自己打了一场“翻身仗”。
重回启动阿里改革之初,张勇说过,希望能解决一代又一代阿里人“为谁而战”的问题。阿里云、盒马、菜鸟,这群“狼崽子”长大了,“狼崽子们”是时候闯开IPO的大门,为自己一战。
而不是为阿里集团一战。
再见,过去的阿里。

编辑 | 唐吉诃德

排版 | 秦心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来自原作者,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徐蕊_XN043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