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GC的风吹到影视圈,股价狂飙,质疑疯长

2023-03-27 13:52:11
28387
AI技术“不一定会改变产品最终形态,但很可能会改变产品的生产手段”。处于风口的从业者们要做的就是行动起来,主动掌握AI技术在电影生产环节的应用。新技术的出现总是伴随着质疑,从恐慌到拥抱,影视从业者和观众都需要一些时间。但AIGC改造影视行业的车轮只会滚滚向前,正如王长田在微博回应质疑时所说:“所有新事物不都是这样开始的吗?”

来源:天天财经116

作者:魏笺

AI技术“不一定会改变产品最终形态,但很可能会改变产品的生产手段”。处于风口的从业者们要做的就是行动起来,主动掌握AI技术在电影生产环节的应用。

3月22日上午,光线传媒在微博官宣小说《去你的岛》将改编成动画电影,并发布了一张由AI制作的海报。随后光线总裁王长田也转发微博称,AI将深度参与《去你的岛》动画电影的开发和制作。

早在上周末,王长田就在内部信中宣布,光线将会在未来的动画制作和剧本创作阶段深度运用AI工具,提高生产效率。

次日,光线传媒回复投资者称,公司已经参与了百度文心一言的测试,海外动画制作团队也已经在摸索ChatGPT在业务上的应用。目前,光线持有七维科技16.6%的股份和当虹科技7.86%的股份,两家公司分别在CV和智能视频方面有所涉猎。

消息一出,光线传媒周一的股价一度20CM涨停。此外,其他影视公司也因为宣布与文心一言的合作受到资本青睐,中国电影一度触及涨停,华策影视、上海电影跟涨。

从AI绘画到ChatGPT,AIGC+影视的可能性渐显。上海影视认为,AI将在辅助创作、降本增效、提升视觉体验三方面实现影视内容的突破式发展。

比起真人电影,动画电影与AI的结合具有天然优势,光线传媒此次主动出击,或许就是AIGC颠覆影视行业的开端。

为什么是光线传媒

今年1月底,Netflix公开了一部由AI参与制作的动画片《犬与少年》(The Dog and The Boy)。这是第一部AIGC技术辅助制作的发行级商业动画片,时长为3分钟,由Netflix、小冰公司日本分部(rinna)和WIT STUDIO共同创作。

《犬与少年》的动画截图 |来源:Netflix

Netflix日本在发布这部动画片时称,所有动画背景均由AI生成,目的是解决日本动漫业劳动力短缺的问题。该动画的主创在接受采访时说,现在的人类动画制作者常常要同时完成多个任务,很难将精力投入到单一作品中,而AIGC可以让人类制作者更专注于创造性的内容。

影片最后展示了AI参与背景制作的过程:首先手绘一幅草图,然后由AI在此基础上生成更真实的画面,最后由人手动润色。

《犬与少年》的AI背景生成过程|来源:Netflix

将AIGC运用于动画片制作是“AI+影视”最直接的注解。王长田在内部信中也提到:“相较于真人电影,动画电影的制作主要使用数字和技术工具,因此以AI为代表的新技术的进步对动画电影制作的帮助会更快、更显著。”

光线传媒作为国内动画电影龙头企业,主动布局AIGC领域也就不足为奇了。公开资料显示,光线传媒于2015年成立动画电影公司“彩条屋影业”,出品过《大鱼海棠》《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等多部热门影片,主出品的电影票房总额超过100亿元。

王长田认为,目前动画电影的制作效率跟不上开发速度,且光线待开发的项目太多,制作力量难以满足创作需求。以《哪吒之魔童降世》为例,全片共1800个镜头,特效镜头超过1400个,前后参与人员多达1600位,历时三年才完成。

在他的设想中,AI既可以提高制作效率,又能提升影片在表演和视觉效果方面的品质。

目前,光线正在探索利用AI在动画表演、角色和场景生成、毛发和衣服动态效果、布光渲染等方面发挥作用。除此之外,AI还可以用于动画特效、虚拟拍摄、衍生品开发等方面。

王长田在3月19日发布的内部信

在国内影视公司中,光线传媒以稳定著称,多次对外表示在资金上采取谨慎、稳妥的策略,即使在2018年之后的影视寒冬期,也能努力保持营收稳定,直到去年第三季度才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

今年年初,光线传媒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2022年全年预计亏损6.3亿元至7.3亿元,剔除减值准备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00万元至1.2亿元。

面临着亏损扩大和动画电影的产能不足,一向以稳为贵的王长田选择主动出击,迎接动画产业的全新变革。

不只是动画电影

之前,AI在影视方面的运用并不少见。《The Verge》2019年的一篇报道显示,华纳兄弟与Cinelytic合作,利用机器学习算法预测最佳的电影发布日期,甚至通过虚拟技术更换演员以预测票房的变化,最终影响电影的选角。

爱奇艺也有名为“艺汇”的智能选角系统,基于明星库的视频数据,利用AI大数据分析、自然语言处理技术、计算机视觉技术精准计算角色与艺人的匹配度。《中国新说唱》中潘玮柏和邓紫棋这对搭档,《泡沫之夏》的女主演张雪迎和《最好的我们》的刘昊然,都是由“艺汇”选出。

而近两年火起来的AIGC则能参与到电影制作的全流程。去年上半年,智能图像生成软件DALL-E和AI绘画软件Midjourney相继发布,有电影从业人员认为,AIGC的出现将成为自动化生成电影的第一步。

2022年9月,一位柏林科技企业家Fabian Stelzer使用Midjourney、Stable Diffusion和DALL-E 2等人工智能工具制作了一部科幻电影《盐》(salt)。他还使用人工智能语音生成器Murf来生成电影中的声音。

虽然这只是个人爱好者制作的一部实验品,但AIGC在电影制作全流程的作用可见一斑。去年11月,ChatGPT的发布也让电影剧本创作和创意生成拥有更多可能。

ChatGPT最让人惊艳的功能之一是可以提取海量文本中关键信息并进行总结提炼。光线传媒也希望利用这一优势,按照给定的要求对文学作品、新闻事件、人物事迹等进行高效智能检索及初步整理,扩展覆盖面的同时也可以节省人力成本。

另外,王长田也提到,剧本开发期耗时一两年甚至更久的情形并不少见,ChatGPT能帮助编剧初步构建剧本框架,探索情节走向、人设等可能性,辅助剧本修改,大幅提高项目前期的开发效率。

上周,Midjourney发布了第五版商业AI图像生成程序,提升了图像细节处理和多人物处理的能力,还解决了之前版本中手指无法准确描绘的问题,真实性和清晰度大幅提升。

Midjourney的进化|来源:Kris Kashtanova

这种技术也能运用于电影生产环节,在前期创作阶段生成符合剧本要求的人物形象,对剧本进行预演,提前快速审视判断剧本与最终制作效果可能存在的差距和缺陷等。

另外,在电影的后期制作过程中,AI的运用也能降本增效。《Fortune》近日的一篇报道称,Miramax公司邀请AI公司Metaphysic为电影《Here》中的关键人物打造年轻版,AI模型能够让汤姆汉克斯看上去更加年轻,而这项新技术的制作成本比VFX(视觉效果)或CGI(计算机生成图像)更低,也更逼真。

AI技术“不一定会改变产品最终形态,但很可能会改变产品的生产手段”。处于风口的从业者们要做的就是行动起来,主动掌握AI技术在电影生产环节的应用。

抵制中的变革

3月22日,光线发布《去你的岛》首张AI制作海报,随后还放出一个视频,详细说明了制作过程。这张海报运用了三种AI工具:先用ChatGPT-4提炼出AI绘画所需要的关键词,再用Midjourney V5和Stable Diffusion进行绘画和微调。

略显意外的是,海报发布后,网友评论几乎是一边倒的质疑。他们认为光线传媒使用AI制作海报并不是创新,而是“剽窃”。

光线传媒发布AI海报制作视频后的微博网友评论

ChatGPT和AI绘画从诞生之初就伴随着争议。

去年底,ChatGPT刚展现出故事编撰方面的天赋时,不少好莱坞的电影从业者表示,需要使用合法措施来保护编剧,也有平台出台规定,禁止编剧使用AI技术撰写剧本。

而AI绘画则一直面临侵权争议。由于AI绘画在训练模型时需要大量“喂图”学习,最终生成图片有可能融合了多位画家的风格,其版权却不再属于人类画家。

最近,创作分享平台LOFTER的AI绘画功能就因此遭到抵制,平台创作者认为LOFTER不经创作者同意就使用其作品作为素材,选择退出平台。

3月16日,网易LOFTER在微博发布道歉信,宣布相关功能已于3月8日下线,并承诺从未将用户的作品用作AI训练。

光线传媒这次使用AI制作动画海报似乎正“撞上枪口”。人们喜欢用AI绘画创作新作品,但AI作品一旦用作商业用途,将不得不面临创作者和消费者的联合抵制。

前文说到的《犬与少年》也在发布后引起诸多质疑,人们认为,日本动漫行业并不存在真正的劳动力短缺,公司只是以人为制造的短缺为借口,不给真人创作者适当的报酬。

2021年,《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指出,日本一些动画工作者的月薪只有200美元,迫使许多人离开了这个行业。同年,一位动漫从业者声称Netflix公司的员工每剪辑一次的报酬只有3800日元(34美元)。

AIGC的侵权问题也被提及。网友提出,影片中AI生成的背景原图都是在互联网上搜索人工作品创建而成,没有原作者的署名,也没有征求他们的许可。这是AI绘画普遍存在的问题,一群画师在今年1月对Stability AI和Midjourney提起了诉讼。

最近,芝加哥大学的研究团队推出一款免费应用程序Glaze,用来保护知识产权免受AI窃取。其工作原理大致可以理解为,通过该应用程序修改后的图像,在人眼观察下几乎没有区别,但可以扭曲AI视角下其呈现的模样,因为人工智能感知事物的方式跟人类存在根本差别。

新技术的出现总是伴随着质疑,从恐慌到拥抱,影视从业者和观众都需要一些时间。但AIGC改造影视行业的车轮只会滚滚向前,正如王长田在微博回应质疑时所说:“所有新事物不都是这样开始的吗?”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来自原作者,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苏石伟_XN046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