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悍的创新药,选择甩开医保单干

医药投资部落
2023-03-24 11:31:45
26601
最终决定一款药物商业化高度的,还是药物在多大程度上真正解决了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其核心驱动力还是人类对于疾病的恐惧和对健康的永恒追求,"医保意志"最多只是这个过程中的一个辅助变量。

来源:医药投资部落

作者:Mc

医保正在能力可及的范围内,尽量对创新药表现得友好。

2023年1月18日,国家医保局正式印发新版《医保药品目录》,更新的内容体现了最新一次医保谈判的成果:共计对147个药品进行了谈判,最终谈成121个,总体成功率为82.3%,平均降价幅度约60%。

相比以往历次医保谈判的电光火石与灵魂砍价,本次医保谈判多了些许的温和:增加了独家创新药品种增加适应症可简易续约、降幅不超过15%等创新举措。

从历年进入医保后的药品销售情况来看,也不乏神州细胞的重组凝血八因子这种次年销售即突破10亿大关的典型成功案例,医保对于创新药的推广和放量确实功不可没。

但是医保的局限性和缴费人口趋势的变化也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如果一款创新药过于依赖医保,天花板也是肉眼可见。

事实上,时至今日,我国创新药的销售额占药品销售额的比重也仅有5%,远低于欧美国家的70%左右的水平。

那么有没有第二条道路?

不同的药企,正在以不同的方式进行探索。

拜唐苹:退出集采市场,All in 院外市场

"拜唐苹"是一款德国拜耳原研的降糖药,药品通用名叫阿卡波糖片,可减少肠道内葡萄糖的吸收,从而缓解餐后高血糖,是国内临床治疗糖尿病的经典用药。

在2020年初的第二批国家药品集采中,拜唐苹以原研药的身份,报出了0.181元/片的超低价,这个价格甚至低于竞标的仿制药的价格,降幅超过90%,一时震惊行业,成为当年外企参与中国集采的典型案例。

但是,时至2023年,越来越多的医院渠道,已经难以觅见该款药物的身影。

在2022年底,湖南省相关部门发布了一则阿卡波糖集采续约的公告,多家仿制药企业续约成功,但是原研药拜耳的的拜唐苹已经从名单中悄然消失。

在更早的2022年6月,由河南省医保局牵头的十三省集采联盟关于阿卡波糖的续约结果出炉,拜唐苹同样不在续约的行列之中。

事实上,从2020年进入集采开始,就有地方出现拜唐苹供应紧张的情况。2020年就有新闻报道:大批药贩子跨省来山东抢购拜唐苹,按照集采价格5.42元一盒拿货,然后以翻2-3倍的价格对外出售。

出现这种情况,并非供应端不努力,实在是需求端太旺盛。

拜唐苹的原研企业德国拜耳曾经对外表示:拜耳在完成集采协议量的基础上,不断追加市场供应,最终首年实际供应率约为协议量的4倍,超额完成带采指标。

究其原因,还是超低的价格加上原研药的品牌效应,逆天的性价比,使得该款药物获得了患者的极大欢迎,即使供给增加几倍,还是供不应求。

虽然公立医院渠道已经出现很多拜唐苹难以买到的情况,但是在零售渠道,该款药物的供应还是顺畅的。

在京东客户端,无论是京东自营店还是拜耳自营店,拜唐苹都有现货,并且强调"多地快至次日达";但是价格是0.7元/片,远高于此前集采中标价格的0.18元/片。

有市场人士预测,随着拜唐苹陆续退出多地的集采市场,院外市场或许会成为其主力市场。

康方生物:不进医保,双抗半年大卖5.46亿

另一个案例,是康方生物的PD-1/CTLA-4双抗药物开坦尼。

开坦尼于2022年6月29日获批上市,用于既往接受含铂化疗治疗失败的复发或转移性宫颈癌患者的治疗。

开坦尼也参与了2022年底的最新一轮医保价格谈判,但是没有最终谈妥,或者说,康方生物选择让这款药物暂时不纳入医保。

之所以这么决策,康方生物确实是有底气的。

中国为世界第二大宫颈癌疾病发病国,2020年中国宫颈癌新发病例约11万。对于一线含铂化疗治疗失败的复发或转移性宫颈癌,目前无标准治疗方法,化疗是临床常用的治疗方案,但疗效有限且毒性明显。

也就是说,开坦尼具有临床的不可替代性。

截至2022年底,在上市仅仅半年时间内,开坦尼大卖5.46亿,按照这个趋势,其2023年全年销售额突破10亿应该是没有太大问题,又是一个上市次年就有望突破10亿元销售大关的重磅产品。

在没有进入医保的情况下,能取得如此的销售业绩,那么医保暂时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低价、质量与壁垒

过往的集采和医保谈判,强调极致的低价,低价是医保的刚性需求,甚至是第一需求;但是作为一款药品,低价固然也是患者选择一款药物的原因之一,但是很多时候,低价未必一定是患者的第一需求。

此前在很多医院,出现过在集采之后,仿制药替代了原研药,但是仿制药的陌生包装和极端低价,让很多患者产生了"是不是假药"的质疑,部分患者在医生的解释说明之后接受了仿制药,但是也有部分患者最终选择自费购买原研药。

这些案例也说明,随着自身支付水平和医药专业知识的提高,低价并不一定是患者唯一的选择标准,药品质量与治疗效果,在一部分患者群体中,可能是权重更大的一个决策因素,甚至是决定性因素。

以拜唐苹为例,其原研药的品牌号召力,以及多年形成的患者使用习惯,使得其在院外市场,以远高于集采中标价的价格,仍然有巨大的患者接受度,那么就完全具备了退出医保、自己单干的基础。

康方生物的开坦尼的逻辑也是如此,不进医保也能取得良好的销售成绩,那么选择在医保外市场开拓,也是一种合理的商业策略。

药物虽然是特殊的消费品,但是根本上还是由供需关系决定其发展前景,如果一款药物离开医保就完全没有需求,那么有必要反思,药物是否也有自身的问题?

最终决定一款药物商业化高度的,还是药物在多大程度上真正解决了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其核心驱动力还是人类对于疾病的恐惧和对健康的永恒追求,"医保意志"最多只是这个过程中的一个辅助变量。

只要"足够彪悍",医保并不能完全决定一款药物的命运。

换个角度来说,如果一款药物的最终销售完全被医保所左右,生死完全操弄在医保之手,那么很有可能,最为根本的问题并不在于医保,而在于药物本身:要么疗效有效,要么壁垒不高,要么定价实在不合理,或者三者兼而有之。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来自原作者,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琚杰_XN044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