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德意志银行不会“脆断”

财经早餐
2023-03-30 13:35:27
26509
总结其去年的财务表现,其核心业务实现了收入增长,并能持续降低成本。该行近年来持续进行的资产负债表风险剥离行动也为其坚实的资本比率做出了贡献,流动性和资本流动在欧洲银行中正处于较好的水平。

前几天,欧美金融市场又经历了一轮“惊心动魄”时刻。截至3月26日收盘,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在过去几周里已经下跌近30%。尤其它在上周五一天内急剧崩溃(暴跌10%),引得德国总理在当天向媒体喊话:“德意志银行已经彻底现代化和重组其业务模式,是一家很有盈利能力的银行。没有任何理由感到担忧。”

硅谷银行和瑞信的事件余音依然环绕,现在市场人士都在发出一个疑问:德意志银行会是下一个风险集中暴露的焦点吗?

这种担忧并不空穴来风,在欧美各大央行去年连续激进加息的背景下,市场并不清楚各家银行的财务明细背后是否还有更深层次的重大风险。

尽管银行业出现动荡,欧洲中央银行的决策者们仍然在本月连续第六次提高利率,以应对高通胀。就此,欧洲中央银行已经执行了该行25年历史上最快的货币政策紧缩步伐,这和美联储的节奏大致相同。

尤其当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几乎在顷刻间面临倒闭,很多人担心欧元区的金融体系中可能潜伏着某些漏洞——这几乎是一个公开的疑问。

就在几年以前德意志银行内部的管理也曾经让人大跌眼镜。四年前,监管机构对其违反洗钱法律、违规监控股东等行为开展调查,一度使得这家欧洲老牌银行需要进行裁员瘦身、缩减投行业务等自救行动才缓过神来。德银的股价也由此大跌到历史最低值,

本月的两个典型例子似乎也加深了人们对德银的忧虑:在美国,硅谷银行(SVB)突然倒闭的部分原因就是它对美联储利率上升的风险管理不善;而在不属于欧元区的瑞士,瑞士信贷的短时间倾覆则主要是由于其多年来的内控失败和风险管理失误。即使这两家银行所面临的问题不同,但最后都引发了急速、巨量的挤兑潮导致了它们的“脆断”。

那么,德意志银行到底会否就此沉沦下去呢?

德银远远不是瑞信

隔壁老邢认为,德银虽然也有自身的脆弱性,但远远不会是下一个瑞信。

说其有脆弱性,主要就是在当前的欧美银行业危机之下,即使本来严重程度并不大的“小问题”,也可能会引发市场恐慌,导致挤兑潮的出现。

花旗银行(Citi)的分析师写道:“(欧美银行业的)风险在于,如果各种媒体的头条负面新闻对储户的心理产生了连锁反应,不管这背后最初的推理是否正确,银行可能面临‘自我实现’式的挤兑。”这种由过度恐慌所引发的实质挤兑论点也呼应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格拉斯·戴蒙德和菲利普·戴维格的理论。

对于当前的德银来说,其确实具有一些“小问题”。

据德银2022年财报,其成本收入比率为75%,相较2021年提高了10个百分点,但仍高于欧洲银行业的平均值61%;以总资产相对于权益来衡量,德银的杠杆率在欧洲大型银行中也仍然偏高。

但如果我们仔细阅读这份最新的财报,去年德银的财务基本面表现较为强劲,其实更多是让人眼前一亮。

主要得益于净收入同比增长7%,非利息支出同比减少5%,去年德银的税前利润为56亿欧元,比2021年增长65%。该行2022年的净利润为57亿欧元,比上一年增长了一倍多。这些盈利表现都是德银自2007年以来最好的数据。

从更让人关注的风险控制上看,德银的各项核心指标也非常稳定。

截至2022年第四季度末,其CET1比率(普通股权一级资本比率)为13.4%,高于第三季度末的13.3%。这一数据即便受到递延税项资产、股息和额外一级(AT1)票据的监管扣除影响,但依然得益于其第四季度盈利的积极资本影响而得到提升。自2019年第二季度启动转型以来,德银的CET1比率一直保持在该行12.5%的最低目标之上。

该行去年第四季度的杠杆率为4.6%,符合自己定下的目标,且比第三季度的4.3%有所上升。这主要得益于去年下半年外汇变动的积极影响,交易活动季节性减少导致的杠杆风险降低,以及第四季度盈利和11月AT1资本发行导致的一级资本上升。

此外,德银去年年底的流动资金储备为2560亿欧元,比第三季度末的2620亿欧元略有下降,但其中包括2190亿欧元的优质流动资产。流动性覆盖率为142%,大幅高于100%的监管要求,盈余为640亿欧元。净稳定资金比率为119%,处于该行目标范围115-120%的上限,意味着有980亿欧元的盈余,同样高于规定水平。

总结其去年的财务表现,其核心业务实现了收入增长,并能持续降低成本。该行近年来持续进行的资产负债表风险剥离行动也为其坚实的资本比率做出了贡献,流动性和资本流动在欧洲银行中正处于较好的水平。

打铁还需自身硬,德银的基本面非常良好,这让德国和欧洲的监管者可以非常笃定地去帮助其对抗所面临的任何突发隐患。

除此以外,我认为另一个因素也是其不会成为下一个瑞信的最直接理由:德银在德国的地位超然,最符合“大到不能倒银行”的标准。

据Statista,2021年底,按总资产计算,德意志银行排在德国第一,比第二名银行的总资产多了一倍有余,同时也排在欧洲第八。

德国作为欧洲第一大经济体,其监管当局不可能让德银面临任何“树倒猢狲散”的危机,这就好比瑞士不可能让当前的瑞银(UBS)再出现任何岔子一样。

银行客户的心态也有微妙的不同。硅谷银行的总资产只排在美国15名之后,是一家典型的地区性中小银行,当其曝出财务危机时候,短期内就失去了用户的信心,引发了大量的挤兑——储户纷纷把钱转到了美国的头部银行中。

而对于德银的储户来说,如果同样的财务危机出现,由于整个欧美的银行系统都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还能把钱转到哪里才能更安全呢?况且今天如果德国只能有一家银行不能倒闭的话,德国当局几乎肯定选择德意志银行。

结语

欧美的紧缩货币政策依然延续,德意志银行的潜在危机还未完全排除,但市场的观点已经趋向统一:德银远远不是瑞信。27日,欧洲主要三大股指集体上涨。截至收盘,德国股市涨1.14%,德意志银行显著反弹,收涨6.2%。

德银的风波也可以为我们带来一些启示。一家银行即便各项财务数据都非常稳定,但非理性的市场情绪,尤其是媒体连篇累牍对银行业的负面报道或者本身任何财务上的不透明,都可能引发股市上的恐慌。

股市上的恐慌又可能反过来影响储户的判断,一旦短期内引发挤兑潮,那任何银行都将难以承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来自原作者,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徐蕊_XN043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