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近期因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网站举报方式临时调整为只接受邮箱web116@116.com.cn举报

资讯 > 推荐 > 古人是如何预防瘟疫(病毒)的

古人是如何预防瘟疫(病毒)的

人吃五谷杂粮,甭管唐朝人、宋朝人,还是二十一世纪的人,只要是人,就有可能生病。那么回到一千年以前,威胁着大唐人民生命健康的又有哪些疾病呢?

来源: 历史D学堂
发布时间:14天前 阅读量:8931 评论量:0 收藏量:0

转自 历史D学堂 ID:lishi1600  ,作者:王一凡,本文已取得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历史D学堂”

人吃五谷杂粮,甭管唐朝人、宋朝人,还是二十一世纪的人,只要是人,就有可能生病。不过,说起来也奇怪,虽然都是病,但有些病在某一个时代可能会威胁到人类的生命健康,但换个时代可就不一定了,比方说往前推五、六十年,那个时候的中国人还挣扎在温饱线上,不存在三高的问题,工作压力也没有那么大,也没听说过过劳死,但那个时候的肺结核,却是个要命的病;还有糖尿病,只要得上了,就等于宣告了只有等死的份儿。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对现代人的健康威胁最大的,怕是要数心脑血管病了吧?电视上整天各种预防心脑血管疾病的广告,分分钟提醒着人们这种病已经成为了现代人生命健康的第一大隐患。而肺结核、糖尿病,却早就可以被控制和治疗了。

那么回到一千年以前,威胁着大唐人民生命健康的又有哪些疾病呢?

那些躲都躲不掉的“疫”

唐朝时对百姓生命健康造成重大威胁的一些疾病就是传染病。

如果时间往回倒推一千来年,那时候的唐朝,疫情可是时不时就会来闹一次的。翻开《两唐书》,我们随便摘录几段,就能看出来整个大唐疫情发生的频率:

贞观十年(公元636年)关内河东大疫;

贞观十五年(公元641年)三月泽州疫;

贞观十六年(公元642年)夏谷泾徐戴虢五州疫;

贞观十七年(公元643年)夏,潭、濠、庐三州疫;

贞观十八年(公元644年)庐、濠、巴、善、郴五州疫;

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48年)卿州大疫;

永徽六年(公元655年)三月楚州大疫;

永淳元年(公元682年)六月关中初雨,麦苗涝损,后旱,京兆、岐、陇螟蝗食苗并尽,加以民多疫疠,死者枕籍于路,诏所在官司埋瘞;

垂拱三年(公元687年)是春,自京师至山东疫疾,民死者众;

景龙元年(公元707年)夏,自京师至山东、河北疫死者千数;

宝应元年(公元762年)江东大疫,死者过半;

广德元年(公元763年)是岁,江东大疫,死者过半;

贞元五年(公元789年)是夏,淮南、浙东、浙西、福建等道旱,井泉多涸,人渴乏,疫死者众。

……

看这个记载,疫情发生的频率很高,几乎每过几年就会有一次,要么“死者众”,要么“死者千数”,听起来实在吓人。再看看每一次疫情发生的区域,几乎都会遍及好几个州府。可以想象,当时的老百姓,真是受够了疫情的苦。

那些来自朝廷的关怀

疫情这么严重,过几年就来一次,看着老百姓受苦,谁会最着急呢?是皇帝。皇帝心里其实比谁都着急。

唐玄宗李隆基就是一个把老百姓的健康时时刻刻挂在心上的好皇帝,他知道民间疫情严重,于是亲自搞了个配方,叫广济方,是一个专门应对疫情防控的方子。他把这个方子下发到全国各地,让全国的老百姓都按这个方子防疫。

可是方子发下去以后,唐玄宗还觉得不放心,万一要是有人看不到,或者看到以后又忘记了怎么办呢?于是他又下了一道诏书:

朕顷者所撰广济方,救人疾患,颁行已久,传习亦多,忧虑单贫之家,未能缮写。閭阁之内,或有不知。偿医疗之时,因至夭横。性命之机,宁忘恻隐,宜命郡县长官,就广济方中逐要者,于大板上件录,当村坊要路榜示。仍委采访使勾当。无令脱错。

意思是说,为了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个广济方,记住这个广济方,无论是乡间还是城市,各地的官员你们要把这个方子刻在路旁的木板上,好时时刻刻提醒老百姓防疫。

你看,这还真是个为老百姓操碎了心的好皇帝。

像唐玄宗这样关心疫情的好皇帝不止一个,文宗皇帝也特别重视传染病的防控工作,尤其关心疫情严重地区老百姓的生活,送医送药,下诏书减免户税,并且下诏要求地方官员处理好那些无人收管的尸体,防止再次传染。

除了这些细微的关怀以外,要想更好地预防疫情发生,其实更有效的办法,还是对医学常识的普及和教育,这一点,大唐的皇帝也想到了。再来看一条唐玄宗的诏书:

……开元十一年七月,诸州置医学博士敕。敕,神农辩草,以疗人疾,岐伯品药,以辅人命,朕全览古方,永念黎庶,或营卫内癕,或寒暑外攻。因而不救,良可难息。自今远路僻州,医术全无,下人疾苦,将何侍赖?宜令天下诸州,各置职事医学博士一员……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老百姓的健康问题实在是让皇帝感到很是担忧,于是便在各州设立医学博士一名,来促进该地区的医疗卫生工作。

医学博士咱们前面提到了,他带着一个助手和一二十名医学生组成了当时官办的地方医疗机构,他们承担了各个地区的医疗教育工作,当然,同时也承担着传染疾病的防控工作。

讲到这里,忽然又想起了那位智严和尚。我们说他当时住在一个叫疠人坊的地方,疠人坊其实就是一个隔离麻风病人的医院。这其实是大唐政府对传染病防控的又一种手段——将传染病人隔离治疗。不用说,这当然对预防病情的蔓延与扩散,有着积极的作用。

而从另一则记在《高僧传》里的故事,我们还能看到这种隔离医院的入住方式和供给:

收容疠疾,男女别坊,四时供承,务令周給。

意思是说,被隔离在这些医院里的传染病人,男女要分开入住,病坊里会按时为他们供给饮食和药物。

传染病要治,更要防患于未然

有句话说:“祸从口出,病从口入。”这个道理,其实在唐朝的时候人们早就意识到了。关于疫情,他们也早就想到,除了医药的防控以外,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也是至关重要的。

唐初有一位叫巢元方的医学家,他写过一本医书《诸候源病论》,其中就提出了饮食卫生的概念,指出人们食用正常的肉类食品是不会有问题的,但是一定不要吃那些患传染病死亡或吃了毒草死亡的动物,否则也会感染上病毒,导致死亡。

另外孙思邈的《千金方》里还提到了关于水净化处理的问题。这个办法其实非常简单,就是将配好的药材沉到井里,以起到改善水质、防控疾病的作用。他说:

一人饮,一家无疫;一家饮,一里无疫。饮药酒得,三朝还滓置井中,能仍岁饮,可世无病。当家内外有井,皆悉著药,辟温气也。

这是这位医学家从医学的角度提出的水治理措施,同时,孙思邈还提出了居住环境和人类健康的关系。他说:

……必在人野相近,心远地偏,背山临水,气候高爽,土地良沃,泉水清美,如此得十亩平坦处便可构居……

这其实说的就是居住环境对人身体健康的影响。背山临水,气候高爽,不正是我们现代人向往的田园生活吗?人少,污染小,空气又好,病菌自然就少,当然有利于健康。

但总有些人不可能离开城市去乡村生活,而且城市要发展,也不可能把人口全都迁居到乡村去,所以城市的环境卫生就不可忽视了。特别是城市的排污工作,一定要做好,否则,病菌就有可能从中滋生,影响人们的健康。

所以唐朝那会儿,首先就有一条法律规定,在城市里一定要注意环境卫生,谁家要是乱倒垃圾乱排污,那可是要挨板子的。不信可以去翻《唐律疏议》,里面就有一条这样的规定:

其穿垣出秽污者,杖六十;出水者,勿论。主司不禁,与同罪。

看到了没,乱扔垃圾真的是要挨板子的。

好吧,就算垃圾可以自行处理,那么生活中的污水应该排放到哪儿去呢?别发愁,大唐的地下排污工程其实已经相当到位了,完全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虽然我们现在已经不可能看到当时的整体情况,但从西安的一些唐朝遗址上也能看到当时的状况:在西安市东门外中兴路一带,曾经出土了唐代的排放生活污水与雨水的地下水道;大唐西市遗址里,也有完整的地下排污管道。这些或许可以说明,唐朝的地下排污设施已经相当完备了。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李蒙_C9GFJS
分享:
评论(0条)
加载更多

登录/注册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 身份证:

登录

未注册手机验证后自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