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资讯 > 推荐 > 告别摩拜:被裁员工获N+1倍赔偿 部分人想要维权

告别摩拜:被裁员工获N+1倍赔偿 部分人想要维权

目前美团APP和摩拜APP均支持扫码骑车,未来摩拜单车品牌将更名为美团单车,美团APP将成为其国内唯一入口……

来源:企业家杂志
发布时间:6月前 阅读量:10265 评论量:8 收藏量:0
当摩拜委身美团,一个梦也结束了。

在委身美团点评近10个月后,摩拜单车在某种程度上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00.jpg

1月23日上午,美团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发布内部信,宣布摩拜单车将更名为美团单车,美团APP将成其唯一入口,摩拜单车将成为美团LBS平台单车事业部,由他本人兼任事业部总经理。

王慧文在内部信中表示,目前美团APP和摩拜APP均支持扫码骑车,未来摩拜单车品牌将更名为美团单车,美团APP将成为其国内唯一入口。至于更名过渡期有多长,美团方面并未明确。

《中国企业家》杂志了解到,摩拜员工也在23日上午收到内部邮件,邮件显示摩拜CEO刘禹将离开摩拜去创业。为方便沟通,摩拜北京办公室将在2月底搬至美团集团总部。

2018年4月底,刘禹被任命为摩拜总裁,一个月前出任摩拜CEO。在摩拜员工看来,刘禹给人的感觉是“比较年轻有为,经常穿一条宽松的军绿色裤子和毛衫,很肥大的那种”。

实际上,在此之前,摩拜内部已经在进行人员优化和软件打通,摩拜的财务和人事已经向美团汇报。

最激动的时刻远去

平安夜这天,摩拜员工李晓松一大早收到领导发来的信息:到了来我办公室。李晓松预感不太好,磨蹭到九点半才从家里出门。他记得那天阳光明媚,但温度很低。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公司后,他发现以往站在公司门口的保安都进了办公区域。

李晓松在公司人员优化的名单上。接下来的流程很紧凑,在小会议室,领导面露难色:“公司最近有一些业务调整,一会有个会,你去参加一下。”去到大会议室,那里已经有十几名同事,人事部门给了大家两个选择:被裁,赔偿金N+1,以及转岗。李晓松选择了转岗,紧接着去了旁边的会议室面试。当天他被通知转岗成功,第二天搬工位。李晓松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下。

关于摩拜这次优化的比例有很多种说法,有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他所在的部门有约130人,30多人被优化。一名国际研发部门员工表示,自己所在部门有300多人,约30多人被优化,比例为10%左右。有媒体援引摩拜高管的说法是,“裁员比例达到30%”。

对此摩拜相关部门回应《中国企业家》:“完全不属实,有一定优化比例,是正常业务调整,绝对没有30%这么多。”

多位摩拜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美团收购摩拜后,公司没有出现大家所担心的大震荡。虽然原CEO王晓峰、CTO夏一平和创始人胡玮炜相继离开,但在这次优化之前,和员工直接相关的变动并不多。有副总裁主动离职,美团派了高管来,在业务上没有过多干预。

在摩拜员工王一飞看来,胡玮炜完成了内部信中说的“阶段性使命”,把摩拜平稳地交接给了接任者CEO刘禹。

大半年以来,一些同事陆续离职,王一飞虽然选择继续留下,但对他来说,最激动的时刻早已远去,现在只是一份工作而已。

梦想急刹车

王一飞回忆摩拜面临的两次危机,都和钱相关。

一次是在2015年9月,由于硬件开发投入巨大,李斌投资的几百万元用完了,管理团队不得不去借钱。在李斌接受《商业周刊》的一次采访中也提到,摩拜早期资金周转困难时,胡玮炜自己去借钱。之后愉悦资本的A轮投资进来后,资金问题才有所缓解。

第二次危机是退押风波。2017年年底,部分用户反映押金难退,大众无法接受摩拜官方回应的“与网络第三方支付平台的产品设计有关”的理由,选择退押金的用户大量出现。

据《中国企业家》了解,账户的问题一直存在,但在发展上升期时,充进公司微信和支付宝账户的押金数额比申请退押的数额多,这一问题没有引起重视。从那之后,公司会留很多钱在这两个账户中,财务每天会看数据。

但对摩拜来说,资金紧张问题似乎一直没有彻底解决。2017年摩拜没有开年会,承诺的年终奖部分员工也没有发足。不过2018年4月,摩拜被美团收购的消息宣布时,王一飞还是不敢相信:“怎么就被收购了呢,还是业务不搭界的美团。”他感到遗憾。

胡玮炜离开后,李晓松的担忧又多了一层。他说:“大家都是跟着胡玮炜干起来的,美团不会太多地考虑员工,N+1的赔偿只是按法律要求的来实行。有一些80后员工家里有小孩,压力还是挺大的。”

一位被裁员工对摩拜的处理方式感到不满,虽然有赔偿,但他感觉“处理方式很伤人”。忙着找工作的他没有具体说明“伤人”的原因。在摩拜员工离职群中,大家也在讨论要做好维权持久战的准备。

0000.jpg

摩拜落幕

美团收购摩拜时,一种普遍的观点是单车还不具有独立的商业价值,通过协同可以在美团的体系内形成闭环效应。美团点评上市时,公司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摩拜不是一个跟打车相关的业务,美团更看重摩拜与平台的整合,财务上没有把独立盈利作为摩拜短期最主要的目标。

“摩拜对美团的本地生活布局有重要意义,是重要的流量入口。”远望资本创始合伙人田鸿飞对本刊表示,摩拜与美团尚未协同可能是因为美团打车业务暂停,也没有给摩拜找到更好的领头羊。

从此次王慧文在内部信中释放的信息来看,美团对如何整合摩拜已经有了清晰的路径。而王慧文兼任事业部总经理,也可见美团对单车事业部的重视程度。

摩拜B轮投资方、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此前向《中国企业家》表示,摩拜与美团的协同效应体现在用户扩展上,不少中老年用户会骑摩拜,他们可以是美团的新增用户。另外李论根据美团点评财报算了一笔账,据财报披露,摩拜有710万辆车,保守估计一辆车一天被骑5次,单次收入1元,每月骑20多天,收入可以达到9亿元。美团招股书公布收购以来26天摩拜的折旧和运营成本分别是3.96亿元、1.58亿元,这样算来,未来摩拜每月的利润相当可观。

根据财报,从2018年4月4日到6月30日,摩拜贡献了4.72亿的收入,不足以覆盖26天的折旧和运营成本。但在2018年三季度,由于摩拜和网约车业务均改善了运营效率,该部分的亏损净额相较二季度有所减少。

美团点评也在寻找把协同价值变成现实的途径。有摩拜工作人员告诉《中国企业家》,摩拜把美团餐盒制成了自行车挡泥板,目前已经通过审核,随时可以量产。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赵晴_5ZFL0B
分享:
评论(8条)
加载更多

登录/注册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登录

未注册手机验证后自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