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资讯 > 人文 > 郑板桥:若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可爱

郑板桥:若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可爱

郑板桥本是个聪明绝顶、通今博古的文豪,却偏偏写什么“吃亏是福”、“难得糊涂”,并煞有介事地再加上个注。

来源:菊斋
发布时间:2月前 阅读量:8761 评论量:2 收藏量:0

楚尾吴头,一片青山入座;

淮南江北,半潭秋水烹茶。

01.webp.jpg

邀青山入座,引秋水烹茶,天地之气,尽在我怀。久居钢铁森林,我们已日渐远离自然。千古文章一怪才的郑燮,不光诗书画得人仰视,这茶间观想,也令人神往。

作为“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确是将“怪”字尽情演绎。

他本是个聪明绝顶、通今博古的文豪,却偏偏写什么“吃亏是福”、“难得糊涂”,并煞有介事地再加上个注:“聪明难,糊涂难,由聪明而入糊涂更难”,把吃亏、糊涂当做是做人的最高境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其率真可见一斑。

02.webp.jpg

文人弄笔作画崇尚闲情逸致,高远澹泊,他偏偏反其道而行,以画换钱,明码标价,用以营生。

在扬州卖画期间,郑板桥“俗不可耐”地自订书画润格:“大幅六两,中幅四两,书条对联一两,扇子斗方五钱”,还备注“若送现钱,则中心喜悦,书画皆佳”。

03.webp.jpg

▲ 郑板桥 《润格》石刻拓片

你送现金,我会很开心的。当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文人之中一股清流了。

可即使卖画,他也是看人、看天气、看心情的。他最讨厌那些附庸风雅的暴发户,即使人家出高价、有现钱,他也不加理会,高兴时不画就是,不高兴时还得骂人。

当然,画累了也不开心:“终日作字作画,不得休息,便要骂人”。有人索画更是傲娇:“索我画,偏不画,不索我画,偏要画”。

这怪脾气,真如顽劣小儿,令人哭笑不得。

几笔兰竹,逞才使气,看老郑不爽的人真是太多了,有人讥他 “狂奴故态”,他也不恼,依旧我行我素。

04.webp.jpg

▲ 郑板桥《兰花》

他的画,不学堂堂正正的大家风范,也不具宋人的精致蕴藉,可以说是扬州八怪里最“不会画”的一个了。但他明白,只有形成自己的风格,才有价值。

正如他在《兰竹石图》中所云:“要有掀天揭地之文,震电惊雷之字,呵神骂鬼之谈,无古无今之画,固不在寻常蹊径中也。”

区区几笔墨竹,你就是能一眼看出“郑板桥”的筋骨:

05.webp.jpg

▲ 郑板桥《竹石图》

配上通俗易懂又隐含深意的题画诗,令人联想到郑板桥的人生经历,联想到清代社会的种种腐败现象,使单幅画面犹如文学作品、影视片一样,叙说着许多许多……

年轻时,郑板桥也曾怀着治国安邦的雄心,当官时清廉刚正,体恤百姓。但目睹官场的污浊,他渐渐向往起“黄泥小灶茶烹陆,白雨幽窗字学颜”那样的生活。

06.webp.jpg

▲ 王子和 《郑板桥小像》

即使只有简陋的黄泥小灶,茶还是要煮出茶圣陆羽之味,虽说只能蜗居在雨窗下,但挥毫还是要写出颜筋柳骨。物质生活是简陋了一些,但精神生活一点都不含糊。

当年他辞官回家,仅“一肩明月,两袖清风”,卖画所得,或给了穷人,或资助年轻学子,入不敷出。穷惯了的郑板桥,对物质生活一直没有多大追求。翰墨、香茗和友情,才是最令他欢乐和陶醉的。

在《题画》中他描述了这样一个画面:

“茅屋一间,新篁数竿,雪白纸窗,微浸绿色。此时独坐其中,一盏雨前茶,一方端砚石,一张宣州纸,几笔折枝花,朋友来至,风声竹响,愈喧愈静。”

08.webp.jpg

茶为创作伴侣,竹是灵感来源,独坐窗前,倏忽一阵风。此间清味,浮躁之人自是不能领会。

几分真诚,几分幽默,几分辛辣,郑板桥的“怪味”人生其实别具趣味。

旷世独立,自成一家,需要的不仅是才华,更是一股气,一股坚信自己独一无二的自信。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付金丽_I412NW
分享:
评论(2条)
加载更多

登录/注册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登录

未注册手机验证后自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