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资讯 > 财经 > 保尔森:美中战略互动是最具影响力的

保尔森:美中战略互动是最具影响力的

在可能决定全球经济成败的各种实际问题上,他们仍然需要以互补的方式开展工作。或者如果不这样做,他们需要应对并尝试减轻双方矛盾的后果。

来源:经济学家圈
发布时间:6天前 阅读量:240327 评论量:0 收藏量:0

第三,与中国谈判。

当你进行谈判时,要有明确的目标。

这意味着找到框架不仅来讨论问题,还要解决问题。

如果想要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几乎必然要与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密切合作。例如,为什么不与中国签订多方投资协议 – 携手拒绝美国,欧盟和日本的市场准入并不是目的本身,而是作为与中国政府结构性谈判的一部分,旨在测试是否能开放中国市场,并且设立明确的激励措施和有效的抑制手段?

第四,在任何情况下,加大力度投资美国

一个强大的军队。

一个强劲的经济。

强有力的教育机构。

对科学和工程的大力投资。

对世界开放。

投资盟友。

投资各大洲安全和经济伙伴关系,特别是在亚洲和欧洲。

如果美国要在21世纪的世界中竞争和繁荣,这些措施至关重要。

没有什么能取代做好自己的政策规划。

女士们,先生们,如果美国要与中国巧妙地竞争,这才是最重要的因素 – 通过利好而非恐惧,信心而非胆怯,不论是今天还是将来。

毫无疑问,我认为美国如何与中国打交道,中国如何应对美国,将塑造本世纪的地缘政治格局。

美中战略互动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

今日美中关系的前景让我十分警醒。

从根本上来讲,我认为它可能威胁整个国际体系的运行。

作为财政部长,我主导应对美国2008年的金融危机,所以我对系统性风险略知一二。美中两国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40%和全球增长的50%,当这两个国家目的相悖,试图使两个经济体互相脱离,并且在每个节点挑战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根基,我完全无法看到国际体系如何持续下去。

确实,华盛顿和北京并不总是利益共通。但是,在可能决定全球经济成败的各种实际问题上,他们仍然需要以互补的方式开展工作。或者如果不这样做,他们需要应对并尝试减轻双方矛盾的后果。

如果美国和中国无法达成可行的共识,这将构成一个巨大的系统性风险,不仅仅威胁我所应对的全球经济,更会波及现存的国际秩序和世界和平。

两国都需要一个切实可行的国际体系 – 因为国际秩序是那些大到不能倒的事物之一。任何其他的方案都是不可接受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政治韬略能够胜出。

现在,我们正在沿着不同的路径前进,并且我们面临着一个漫长冬天的危险,然后才能迎来一个仍旧零落的春天。但我相信春天终会到来。所以问题是,这个冬天会持续多长时间,以及沿途会造成多少不必要的秩序混乱和痛楚?

答案将取决于美中两国领导人的能力和意愿进行创造性思考 – 有时甚至是破坏性创新思考。

1972年,我们两国的领导人为围困在冷战和意识形态冲突之中的世界创造了一个初步框架。

在其后的不同阶段,他们不得不重新校准。

今天的世界与20世纪70年代或者21世纪初的世界大为不同,甚至与我的朋友王岐山和我应对金融危机的那些年也天差地别。

新技术,新的经济挑战,新的地缘政治挑战 – 所有这些都削弱了过去的框架。

所以我们达到了另一个举足轻重的时刻。

对我们的经济和世界而言,其中利害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为重大。

我们需要制定一个新框架,适用于今天的世界,而不是过去。

为此,我们需要政治韬略 – 来自美国和中国明智而有力的领导。

谢谢。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张美霞_IUSXST
分享:
评论(0条)
加载更多

登录/注册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登录

未注册手机验证后自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