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近期因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网站举报方式临时调整为只接受邮箱web116@116.com.cn举报

资讯 > 人文 > 泪妆、红妆、佛妆……宋朝女人的化妆术可比现在丰富多了

泪妆、红妆、佛妆……宋朝女人的化妆术可比现在丰富多了

宋代妇女在脸、眉、唇、耳等面部的化妆上动足了脑筋,时有额黄、鸦黄、眉黛、轻煤、茶油、花子油、红粉、口脂、花钿、靥钿等名目。

来源:中华书局1912
发布时间:1年前 阅读量:8249 评论量:0 收藏量:0

面部的化妆,在妇女的化妆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因为面部是人情感表现的集中所在,最容易引人注目。为了博取男人们的好感,宋代妇女在脸、眉、唇、耳等面部的化妆上动足了脑筋,时有额黄、鸦黄、眉黛、轻煤、茶油、花子油、红粉、口脂、花钿、靥钿等名目。

640.webp.jpg

河南白沙一号宋墓壁画(选自宿白《白沙宋墓》)。壁画描绘了穿褙子、头戴尖角大冠的贵妇对镜理红妆的景象

宋代妇女还往往在眉间施以鸦黄。鸦黄又称眉黄,是指在眉间施以黄粉。杨大年《真宗游春词》:“和风吹去眉间黄。”苏轼《好事近》词:“临镜纤手上鸦黄。”

640.webp (1).jpg

宋佚名《仁宗皇后像》

宋代妇女的嘴唇化妆,则往往以鲜红的唇脂点染成各种形状,式样繁多,流行的有石榴娇、大红春、小红春、万金红等名目。从唇妆的色彩来看,除了胭脂、朱砂本身的色调在化妆时有浓淡之分外,宋代妇女又喜欢用檀色。如秦观《南歌子》词:“揉蓝衫子淡黄裙,独倚玉栏无语点檀唇。”

宋代妇女的脸部化妆有额黄、红妆、素妆、佛妆等种。所谓额黄,就是在额部涂抹黄色的颜料。这种妆式最初始自宫中,故又称“宫黄”。如周邦彦《瑞龙吟》词:“侵晨浅约宫黄,障风映袖,盈盈笑语。”张先《汉宫春》词:“红粉苔墙,透新春消息……额涂黄,何人斗巧。”

红妆则是在颊间施以红粉,唇点口脂。这一妆法深受仕女的喜爱,如欧阳修《浣溪沙》词:“红粉佳人白玉杯,木兰船稳棹歌催,绿荷风里笑声来。”张先《醉垂鞭》词:“双蝶绣罗裙,东池宴,初相见。朱粉不深匀,闲花淡淡春。”晏几道《临江仙》词:“靓妆眉沁绿,羞艳粉生红。”

640.webp (2).jpg

江西德安南宋周氏墓出土的如意纹银粉盒

素妆就是在脸部涂以白色的铅粉或米粉。这种妆法在当时颇为少见,被时人视为服妖。泪妆以白粉抹颊或点染眼角,因其状如啼哭,故名。如《宋史·五行志三》载:理宗时,宫妃“粉点眼角,名泪妆”。

檀晕妆也是一种素雅的妆式,其法是:先以浅赭铅粉打底,然后施以檀粉,面颊中部微红,并逐渐向四周晕染。苏轼《次韵杨公济奉议梅花》诗有“蛟绡剪碎玉簪轻,檀晕妆成雪月明”之句(《苏轼诗集》卷33)。陆游《和谭德称送牡丹》诗:“洛阳春色擅中州,檀晕鞓红总胜流。”(《剑南诗稿》卷3)

640.webp (3).jpg

南宋景德镇窑青白釉印花粉盒

慵来妆,简称“慵妆”。这种妆式始自汉武帝时,至宋犹存。其妆式是:薄傅红粉,浅画双眉,鬓发蓬松而卷曲,给人以慵困、倦怠之感。

梅妆是指妇女在眉额上点画或粘贴梅花形花钿,又称梅额、落梅妆、梅妆额、花额、额妆、寿阳妆等。吴文英《玉楼春·京市舞女》词:“茸茸狸帽遮梅额,金蝉罗翦胡衫窄。”吴则礼《满庭芳·立春》词:“钗头燕,妆台弄粉,梅额故相夸。”

640.webp (4).jpg

河南白沙宋墓壁画中的妇女服饰:贵妇头戴尖角大冠,身穿褙子。侍女头戴花冠,画鸳鸯眉

佛妆流行于燕地。庄绰《鸡肋编》卷上载“冬月以括蒌涂面,谓之佛妆,但加傅而不洗,至春暖方涤去,久不为风日所侵,故洁白如玉也。其异于南方如此。”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王盛德_O6CUAB
分享:
评论(0条)
加载更多

登录/注册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 身份证:

登录

未注册手机验证后自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