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近期因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网站举报方式临时调整为只接受邮箱web116@116.com.cn举报

资讯 > 人文 > 在灾难面前,意大利人为什么如此“任性”

在灾难面前,意大利人为什么如此“任性”

最近在疫情肆虐全球的背景之下,意大利成为了欧洲的疫情中心,也成了世界关注的焦点。其中意大利人非常“任性”的一面也是让无数人为之瞠目结舌。

来源:历史D学堂
发布时间:2月前 阅读量:11833 评论量:0 收藏量:0

转自 历史D学堂 ID:lishi1600  ,作者:三清妙音,本文已取得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历史D学堂”

最近在疫情肆虐全球的背景之下,意大利成为了欧洲的疫情中心,也成了世界关注的焦点。其中意大利人非常“任性”的一面也是让无数人为之瞠目结舌。意大利人即便疫情严重还是有不少人成群结队的出门,还有不戴口罩等行为,也是十分的诡异。

为何意大利人如此的“任性”?在这背后究竟隐藏着哪些原因呢?其实三大理由早就在其历史中了。

被压榨的痛苦浪漫

提到意大利,有一句很有趣的断语:这个国家除了足球和美女,基本不对任何事情感兴趣。

之所以有这句话,和意大利人的性格有很大关系。这个国家的老百姓南北部差异很大,北方工业区密集,南部则是比较低端的产业,比如食品加工业等。这和意大利历史有很大关系,意大利当年能够统一,是以撒丁王国为主体的。撒丁王国占据的是意大利的西北部,通过后来兼并了威尼斯与伦巴第,撒丁王国的实力迅速增长,最终统一了南部的加里波第将军决定和北部合并,意大利实现了统一。

所以实际上意大利的经济重心一直集中在北部,尤其是皮埃蒙特区域,罗马虽然是意大利的首都,但是只是个政治意义而已。在意大利自从西罗马帝国被哥特蛮子彻底毁灭之后,就一直处于半四分五裂和四分五裂的状态。各地区不是自治,就是被殖民掠夺,中间还被黑死病恶心过一回。

亚平宁半岛的居民们长期夹在神圣罗马帝国和法兰西王国两个大国中间,还经常受到地中海强权拜占庭帝国以及之后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攻打。可以说是惨,虽然中间威尼斯共和国曾经雄起过数百年,然而始终无法取得陆地霸权(这国家就没有陆军)。所以意大利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国家,大部分时间都得给周围的强权交税。

比如米兰城在19世纪时期被奥地利压制的喘不过气,就是因为每年要交300万的巨款,而且在中世纪,教皇长期征收十一税,宗教和世俗的双重压迫,内外列强和战乱的不断侵袭,让意大利人在上千年的时间之中磨炼成了一种无敌的性格——在痛苦之中醉生梦死。

反正活着就是难受,不如开心一点,被恶心习惯了,也就不恶心了。意大利人比一般国家的人都乐观得多,反正最惨的情况我都见过,无论是罗马毁灭,蛮族入侵还是黑死病与大劫掠。反正意大利人都顽强的活了下来,所以意大利人基本也没有什么存款的习惯,及时行乐大行其道。

及时行乐的快意人生

如果是被压榨的历史导致意大利人对任何苦难已经没有了感觉。那么及时行乐的性格就和另一方面密切相关——文艺复兴以来的人文文化。

意大利作为文艺复兴的发源地,是受到人文主义思想影响最深的地区,他们争取民族自由和独立的努力在上千年的时间里从来也没什么成果。所以他们对个人的自由非常看重,正如巴尔齐尼所概括的那样:“他们听任自己受热情的支配,无拘无束地表露自己的天性,追求生活的欢乐,不理睬无味的义务和愚蠢的法律,放纵人类的各种弱点”。

 意大利人的最大特色就是三个字:“不信教”。

虽然梵蒂冈近在咫尺,虽然意大利人名义上都是天主教徒,但是实际上很少有人信那玩意。这一点司汤达说的非常深刻:“他虽然当上主教,但并非其本意,他根本没有把教义放在心上,他一生追求的是他自己认为的幸福一一爱情。”实际上意大利人对于现实的追求超越了一切,在意大利民族的普遍观点里面,现实世界是最重要的,片刻的欢愉都无法忍耐,所以意大利的各种节目也是大胆奔放的在黄金时段上映,及时行乐才符合他们的价值观。

文艺复兴以来的历史造就了“意大利性格”,意大利人虽然长期贫困,但是他们都热衷于追求自己的“幸福”,司汤达说道:一个人的幸福不取决于智者眼中的事物的表象,而取决于他自己眼中的事物的表象,也就是说幸福即独立、自由、不受制于人,能随心所欲地从事自己喜欢的事情。

所以说很多意大利人根本也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觉得开心就完事了,因此在意大利的各种小说里面,充斥着大量“要爱情不要命”的角色。

这些角色在我们看来简直是不可理喻,一个个都着魔一样,只要爱情,这恰恰说明了意大利人的普遍性格,就是非常的直接奔放,为了心中所想根本也没什么理智可言。这确实和我国的实用主义文化格格不入,也确实有“任性妄为”的一面,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意大利人活的比较简单纯粹,不过这样做确实很容易搞出特别愚昧的操作。

自由的城市和自由的梦

对于意大利人来说,更直接的就是各种“自由城市”的出现。意大利的城市虽然都经受着欧洲强国各种意义上的剥削,但是它们很多都是花钱买平安,花钱买自由。比如当年伽利略曾经就职的威尼斯帕多瓦大学之所以能允许伽利略这样的“异端”,就是因为威尼斯并不受当时如日中天的罗马教廷的控制。

实际上意大利人虽然剥削沉重,但是由于大部分是来自间接的收税和保护费,直接的剥削还是比较少的,所以意大利的城市文化都比较开明。意大利的统治者们也都比较崇尚马基雅弗利那套“开明专制”的思维方式。所以意大利属于大地方小政府的典型,地方自主权很大,很难操控,这一点和日本战后的体制非常类似。

所以至今意大利人的性格和行为之中,还是以城市和区域为自己的标签,并不是特别喜欢“意大利人”这个定位。他们的“任性”实际上也是来自于历史和文化之中。

参考资料:

【1】 路易吉•巴尔齐尼《意大利人》

【2】 司汤达《斯丹达尔白传》

【3】 马修•约瑟夫森《司汤达传》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李蒙_C9GFJS
分享:
评论(0条)
加载更多

登录/注册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 身份证:

登录

未注册手机验证后自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