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近期因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网站举报方式临时调整为只接受邮箱web116@116.com.cn举报

资讯 > 人文 > 古代骗子医生遇上瘟疫,放血画符误诊误断,假药与偏方草菅人命

古代骗子医生遇上瘟疫,放血画符误诊误断,假药与偏方草菅人命

在我国漫长的中医历史上,诞生过张仲景、孙思邈、李时珍等一大批中医圣手,他们都取得过杰出的成就。不过在中医历史上,也诞生过一大批“骗子医生”...

来源:历史D学堂
发布时间:1月前 阅读量:8994 评论量:0 收藏量:0

转自 历史D学堂 ID:lishi1600  ,作者:三清妙音,本文已取得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历史D学堂”

中国古代历史上,一般老百姓生存面对的四大威胁,简而言之就是:赋税、天灾、战争、瘟疫。

在这四大灾难之中,瘟疫可以说是太平盛世下最为恐怖的存在,相对于有形的天灾,无形的瘟疫对古代人的身体健康可以说是巨大的威胁。那么我国古代最具特色的文化之一——中医,自然在对付瘟疫上颇有心得。

在我国漫长的中医历史上,诞生过张仲景、孙思邈、李时珍等一大批中医圣手,他们都取得过杰出的成就。

不过在中医历史上,也诞生过一大批“骗子医生”,他们不仅给中医抹黑,还让许多无辜的生命白白牺牲,变相加速了瘟疫的蔓延,那么古代的医学骗子都有哪些人?他们又有哪些令人瞠目结舌的骗术呢?不妨一起来看看吧。

要说古代“骗子医生”,大多数都有三个特点:不学无术、误诊误断、迷信偏方

1.不学无术

在我国古代的时候,中医的成就虽然很高,尤其是“经方家”们,经过长期的实践获得了大量的优良药方,可以有效的对抗很多疾病。但是,由于古代缺乏医学考核和执照,所以导致大量不学无术之人登堂入室四处行医。

清代著名小说《壶中天》就非常犀利的指出了这一点:

今人才读得几句脉诀药性赋,却便竖招牌、贴报纸行医,有人说读得脉诀药性赋的,便是有学问的,怪不得便要行道。正不知还有一等无知妄人,偶然窃听到几个成方,便夸称知医,老着脸皮,看病撮药。

这种情况之下,大量不学无术的庸医充斥市场。

由于古代中医的阴阳五行和人体经脉的理论是很玄学的。说白了就是很容易忽悠,所以普通人也很难分辨优秀的中医和骗子。

当时有一个著名的笑话:

医者至人家,为病人诊脉。时天大雨,医者曰:“一家都了不得。”有问者曰:“如何诊一人脉,说一家都了不得?”医者曰:“这等大雨,淹坏田苗,一家如何了得。”

这种根本不懂诊脉,只会“看人下菜碟”的蒙古大夫在当时不可谓不多。

当时很多行医之人都是读书不成功才转向医学的,所谓“业儒未成,家计难支”,因此技术水平堪忧也就非常正常了。不过这种其实还算是有点技术的,少数通过长期学习还可以提升自己的医术到正常水平。

比如《医界现形记》中的医生程荷圃就是一个例子,著名的医生,《本草纲目》的作者李时珍也是放弃科举转向医疗事业的。但关键问题在于,当时还有大量连医术都看不懂的文盲大夫。正所谓:“要学开脉案,又不明白医书,别项书又看不懂,遂买几部浅显的小说,看过两月,即照那小说上的说话,开起脉案来。”

这种文盲大夫往往成为普通百姓的“医疗杀手”。

2.误诊误断

我国古代的庸医们非常容易出现的一个问题就是误诊误断。

明代有个著名的医疗笑话:

“某日一个大户人家豢养的僧人得病,找来大夫医治。结果那大夫看房屋装修的很精致,以为是闺房(医见精室,疑以为房帷中也。)于是乎这位大夫就假装隔帐诊脉,然后说了一大堆妇科疾病。僧人在帐内笑出了声,医生看到帐后是个僧人在笑居然还振振有词:你妈妈病的不轻呢(令堂的病凶在那里)。”

这种简直无厘头的笑话在明清两朝的诊断过程中是屡见不鲜,不过这种好歹还知道诊脉的庸医在当时都算是“良心”的了。

相比之下,明清时期的北京天津地区,医生和巫师也能同时开店。当时北京东城有个所谓的“特别医生”,号称“瞧香老者”傅半仙,病人只要开了生辰八字他就敢开方子医治。

这种医巫不分的情况在中国古代是非常常见,甚至到了近代仍旧是日常情况,尤其在农村,比如《新华日报》就报道过太行革命根据地的情况:

当时有个人叫张登年,他儿子患上了伤寒,后来转为肺炎,本来已经见好,结果张登年闲着没事请了个巫婆,这巫婆“施法”仅仅两天他儿子就一命呜呼了。

当时这些庸医和巫婆最打脸的情况就是面对1910年的东北鼠疫,当时中医学界在东北鼠疫中的表现确实是非常糟糕,不仅鼠疫从黑龙江一路蔓延至辽宁,死者也是越来越多最终居然达到6万之众。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当时西医对鼠疫的表现最初也不咋地,比如法国著名的梅士尼医生最初并不相信这是肺鼠疫。拒绝戴口罩隔离,结果被感染死于鼠疫病发。

不过后来在现代医学家伍连德的努力之下,这次鼠疫终于被基本阻止在了山海关外,可见中西医之争并没有意义,关键是要各取所长才能真正发挥作用。

3.迷信偏方

如果说误诊误断已经算是十分令人无语了,那么迷信偏方就堪称草菅人命了。而且这个偏方还有两个特色:地域特色和文化特色

比如说当时四川地区发生瘟疫之时,就非常迷信大蒜。且特别喜欢挂“玉虾图”,因为当时的四川人民认为虾是传播瘟疫的帮手,所以挂虾图可以消灾免祸。

到了河南地区则较为迷信门口贴“黄狗图”,所谓“黄狗黄狗,贴在门口,痕疫一见,扭头就走”。当时的巫医和庸医们也是本着“成则贪天之功,败则委罪于命”的思维方式,大胆开药,拿治病当儿戏。这些人大力推行所谓的“秘方”,比如生病之后可以喝他们特制的“符水”,就可以痊愈。实际上根本没有效果。还有一些表示可以去龙王庙或者土地庙“接圣水”,喝完这种不干净的水之后反而可能病情加重。

其实这都还算是危害不大的方法,当时还有所谓的“放血治疗”,虽然今天来看放血疗法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是由于缺乏消毒,当时的放血疗法很容易放血过量或者感染血液疾病。直接导致病人被“放死”。

晚清名医毛对山曾经对这些庸医深刻批判:“时下庸浅医流,有三恶习:写方作狂草,用药好奇异,不问病情,妄言知脉。”可以说是非常深刻的批判,在古代庸医横行的背景之下,瘟疫中无助的人民只能“设坛求神”,结果由于群众聚集,瘟疫就蔓延的愈演愈烈。可以说是恶性循环。

不过要说古代的偏方完全无用,那也未免过于偏颇。比如四川人民发明的偏方,“喝大曲酒吃红牛膝治疟疾”其实还是有一定疗效的。其实我国古代最大的药方,就是喝“白开水”,通过煮沸净化水质的这一老祖宗的习惯可以说是比任何方式都管用得多。

参考资料:

【1】四川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四川省志•医药卫生志》

【2】徐大椿:《医学源流论》

【3】《医界现形记》

【4】陈邦贤:《中国医学史》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李蒙_C9GFJS
分享:
评论(0条)
加载更多

登录/注册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 身份证:

登录

未注册手机验证后自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