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近期因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网站举报方式临时调整为只接受邮箱web116@116.com.cn举报

资讯 > 人文 > 晚清东北鼠疫爆发,被一位中国医生扭转局势,还推翻日俄人的谬论

晚清东北鼠疫爆发,被一位中国医生扭转局势,还推翻日俄人的谬论

在过往的数千年岁月中,鼠疫有过数次恐怖的大爆发。尤其是第三次鼠疫,这可是扎扎实实影响到了当时的中国,可您有听说过吗?

来源:历史D学堂
发布时间:1月前 阅读量:9124 评论量:0 收藏量:0

转自 历史D学堂 ID:lishi1600  ,作者:未定君,本文已取得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历史D学堂”

所有人都知道,烈性传染病非常可怕,在人类以往的历史里,因此而失去的生命如同恒河沙数,不可计量。

在所有的烈性传染病中,最恐怖的无疑就是鼠疫,当然,有时它另一个名头更为响亮——黑死病。

在过往的数千年岁月中,鼠疫有过数次恐怖的大爆发。

第一次,542年,源起拜占庭,遍及欧洲,肆虐地中海,前后二百年,死难者约1亿人。

第二次,1348年,源起意大利,疫情迅猛,流行欧亚,前后四百年,死难者约6200万人。

第三次,1894年,源起香港,波及亚洲、欧洲、美洲、非洲甚至澳大利亚州,死难者不计其数,仅印度一地,死难者即超过百万。

尤其是第三次鼠疫,这可是扎扎实实影响到了当时的中国,可您有听说过吗?

想必是没有。

所有的现世安稳,都是因为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1910年,鼠疫自西伯利亚席卷而来,两月不到,东北三省即宣告全线沦亡。大清的龙兴之地就这样陷入了病魔的统治之中,爱人不敢相语,父子不敢相见,霎时,人间炼狱。白骨露野,尸横四方,疫水横流。

东北三省,瞬间黑云压城。绝望与压抑,充斥着东北。

人民,渴望一个救星。

而立之年的政坛新秀施肇基危难之时,抢下重任,请求担当防疫大臣。满朝文武畏疫如虎,正巴不得有人接手这烫手山芋,见状自然是从谏如流,连声称善。人前大赞施肇基是少年豪气,人中龙凤,转头背地里,又不知道嘲笑了多少次不自量力。

总之,施先生临危受命,当下就去寻找良医一同前去东北。

“但愿人间无疾苦,宁可架上药生尘。”往日自诩是华佗再世的各个名医此时都视施肇基如无物,纷纷拒绝了施先生的请求,甚至拒不接见。

灵丹妙药,妙手回春,但那也得有命才行。

大家都乐意行医救人,可不想自寻死路。

难道,偌大的清朝,竟找不到一个不怕死的医生?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愿中国青年都只是向上走,不必理会这冷笑和暗箭。——鲁迅”

所幸中国,从来不缺少让中国人挺起胸膛的脊梁。

时年31岁的伍连德毅然决然的接受了施肇基的请求,迎着逃难的人潮,一步深一步浅的赶赴疫区。

1910年12月24日,伍连德到达哈尔滨。

伍连德是何许人也?

很多人觉得第一留学生是容闳,但实际上,第一个踏入剑桥的华人,正是伍连德。数年后他离开剑桥,带着剑桥大学所授予的整整五个学位。

1907年归国,担任陆军医学堂监督。

中国首批的留学生,确实出了很多人才,但可惜,超前于中国的他们沉沉浮浮,最终都化作了历史中短短的一页记载,当我们翻看这些记载,甚至能听到他们声嘶力竭的呐喊:

“回中国去!”

李鸿章搞洋务,容闳以为是新中国的曙光,兴高采烈的搭手,拼尽全力的奋斗,却发现不过是裱糊工作。

明治维新,容闳又以为是新中国的希望,再一次一次全身心的投入,不到一年,就被打击到片片崩解。

容闳将死时,曾对着两个在美国名声鹊起的儿子发出的最后心愿。火燃薪尽,代代相传。

中国的脊梁,就是这样挺立起来的。

伍连德亦是他们中毫不逊色的一员。

他们虽没有说,但他们的一生都在诠释着一句话。

“为中国之崛起,而读书。”

初到哈尔滨的伍连德,所面临的局面是如何呢?

当时的东北几乎没有正规的西医医院,有的仅仅是民间的赤脚医生,还有不到十位正经医生。文化水平低下,甚至没有像样的防疫对策。毕竟赤脚医生的脑中,并无基础的隔离工作的概念。

医生亦无药品可用,连医生都几乎没有,又怎么谈药品呢?更为艰难的时局是,此时正是12月底,春节将近,大批人将要回乡,大批游子将要归乡。

这意味着,一旦感染没有解决,则全国的流行不可阻挡。

伍连德发给后方的电报无奈的写道,医无素养,药无储备,财政紧缺,病无隔离,交通难止,焚尸难行。

这真是身处白地,要啥没啥。但后路已绝,唯有奋死而战。

在当时,医学界对鼠疫的认知还停留在鼠-蚤-人的传播模式中,医生们认为鼠疫是由鼠传人,只要灭鼠,即可断绝鼠疫。

因此,当地开展了劳民伤财而浩浩荡荡的灭鼠行动,但疫情却没有好转。鼠亡病未去,或许是灭鼠未净?伍连德一直没有停止思考,哈尔滨的冬天,动辄零下数十度,怎么会有那么多老鼠?

这时,助手告诉伍连德,傅家甸的一家日式旅馆的女老板刚刚染瘟疫而死,警察已经封锁了现场。

伍连德即刻动身,并不顾清廷禁止解剖的禁令,动手解剖了尸体,取得了重要的标本。他发现,在病人的心、肺、血液中有大量的鼠疫杆菌。而在三天后,以死者血液为培养基,鼠疫杆菌仍在蠕蠕而动。

至此,伍连德得出结论,这次鼠疫是与众不同的“肺鼠疫”,通过飞沫传播,是人传人的模式。而非传统医生认为的鼠传人。

他即刻发电,请求政府配合管制。

伍连德已经找到了病毒的“七寸”,只要政府行动到位,拿下鼠疫,指日可待。

阴霾天空,豁然开朗!

然而,事情却并没有那么顺利。

很简单,东北此刻的话事人,并非是清廷。而是俄罗斯和日本人。

于是,嘲讽的一幕出现了,怀着满腔爱国热忱的伍连德,为了拯救东北,只能低三下四的去找俄罗斯与日本人。

遗憾的是,俄国与日本,尤其是自诩先进文明的日本,他们并不相信一个清朝的“赤脚医生”所言。

他们坚信,鼠疫是由鼠传人,只要灭鼠干净,即可解决。

疫情就此陷入僵局。

变数的来临,在五天之后。

1月2日,法国医生梅斯尼来到了东北。他对待鼠疫的态度与日本人完全一致。甚至抢夺伍连德的防疫控制权。

伍连德无奈,向后方发出电报,再次重申了隔离患者,全城戒严的请求。

没成想,清廷很快准许了伍连德的申请,原因非常简单,此刻已经有人回乡,鼠疫蔓延到了关内,京师的大人们人人自危,只盼望东北人能全都安安分分的呆在东北。伍连德的对策,可谓是正中了大人们的心意。

刚刚就说过了,梅斯尼的到来,是东北防疫的转折点,他为东北的防疫工作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用他的生命为代价。

这位医生不相信鼠疫是通过飞沫传播,因此他穿戴整齐,配上了所有装备,医帽、医服、手套。

唯独没有口罩。

于是他死了,经过数日的抢救无效,死于俄方医院之中。

他的死在一定程度上证实了伍连德的理论,各方开始积极配合伍连德的防疫工作。伍连德设计了价格低廉的口罩,颁布了一整套防疫措施,并且力排众议,大量焚毁了死尸。

中国讲究一个死者为大,入土为安。如今伍连德却要焚尸,这在当时遇到的阻力,实在难以想象。

所幸,伍连德没有退缩,力排众议,誓死一战。

尸体被顺利焚毁了。俄罗斯人迅速跟进。从此之后,死亡人数就直线下降。

3月1日,参与防控工作的工作人员都聚集在大厅中,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

时钟一左一右,发出机械摇摆的声音。所有人屏息而待,终于,十二点到了。

钟声响起,大厅中立刻响起了山呼海啸的欢呼声。

已经有整整二十四小时,东北未死一人!未感染一人!

鼠疫,被征服了。

工作人员立刻奔走上街,高声呼喊!

“我们赢了!”

百姓走出家门,喜极而泣。

一日之间,教天地,换了新颜。

在这场浩劫中活下来的,当真是恍若隔世。四分之一的人死亡,这意味着,凡是东北人,无不有熟人病亡,无不有亲人逝世。

整整67天,伍连德即扑灭鼠疫。

随后,由伍连德牵头,全世界专家参与的“万国鼠疫大会”召开,这是第一次,由中国召开的学术大会。

从此,中国数千年来哲学的医学,一变而为科学的医学。

梁启超盛赞“科学输人垂五十年,国中能以学者资格与世界相见者,伍星联博士一人而已”。

整整一百年的历史,我们记得乱世相争的军阀,记得文如泉涌的文豪,甚至记得唱戏高歌的名角,却唯独忘了伍连德。

杀人者名传后世,提笔者声名远扬,高歌者百年不朽,唯独救人者,却默默无闻。

他毕生为我们所作的,我们无以为报,唯有铭记而已。

国士无双,伍连德。

参考文献:

【1】《国士无双伍连德》王哲著,2007年出版 

【2】《中国现代医学开创者——伍连德博士》 王德著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李蒙_C9GFJS
分享:
评论(0条)
加载更多

登录/注册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 身份证:

登录

未注册手机验证后自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