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近期因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网站举报方式临时调整为只接受邮箱web116@116.com.cn举报

资讯 > 抗击肺炎 > 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白衣执甲护人民,山河无恙悄然归

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白衣执甲护人民,山河无恙悄然归

长夜终去,黄鹤楼前的大江,依然伴清辉奔流。光谷步行街华灯初上,鹦鹉洲大桥车水马龙……春去秋来,我们再度寻回了那个“四岸三镇繁华,峥嵘谁不羡慕”的大武汉。

来源:中国军网
发布时间:2月前 阅读量:7742 评论量:0 收藏量:0

前不久,湖北机场集团发布了一条消息:武汉天河机场11日国内客运航班计划505架次,旅客吞吐量约6.47万人次,达到去年国内航线同期水平。

一组数据,折射着这座英雄城市的凤凰涅槃。长夜终去,黄鹤楼前的大江,依然伴清辉奔流。光谷步行街华灯初上,鹦鹉洲大桥车水马龙……春去秋来,我们再度寻回了那个“四岸三镇繁华,峥嵘谁不羡慕”的大武汉。

(一)

腊月二十九,武汉采取阻断措施。大年三十,驰援武汉的号令下达:从陆军、海军、空军军医大学抽组3支医疗队共450人,紧急赶赴武汉抗击新冠肺炎疫情。

接到命令时,陆军军医大学的宋彩萍正在巡查病房。从临危受命到整装待发,短短4个小时里,宋彩萍做好了一切准备,唯独没来得及坐在那桌摆好了的年夜饭前吃上一口。饭菜尚温,16岁的儿子乐乐已经在机场紧紧拥抱着即将出征的妈妈。

那一天,本该是万家团圆的时刻。可危难之际,总要有人去负重前行。

那一夜,正在南京参加新冠肺炎防控督导任务的李琦教授匆忙赶回重庆集结,连家都没时间回就再次奔赴武汉;说好了今年哪也不去,就在上海陪家人的海军军医大学李文放主任再一次食言了;面对父母特意赶来包的一桌团圆的饺子,空军军医大学的张兵华匆匆吃了几口就继续忙着准备出发……

此后,一批批军队医护人员还在不断集结。2月2日、13日、17日,大中型军用运输机从沈阳、兰州、广州、南京、乌鲁木齐、西宁、天津、张家口、成都、重庆等地呼啸起飞,梯次降落武汉天河机场。

截至2月17日,抵达武汉的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人数已达4000余人,来自陆军、海军、空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联勤保障部队、武警部队多个医疗单位。

他们之中,有几十年党龄的老兵,也有去年刚踏入军队大家庭的文职人员;有多次在重大卫勤任务中直面生死的老军医,也有从没外出执行过任务的“90后”;有常年和烈性传染病打交道的感控专家,也不乏第一次穿上防护服的非传染病专业医护人员。

人生经历或有不同,但所有逆行而来的白衣战士,有着相似的信念:“国家人民有危难的时候,如果作为军人都不站出来,那我们还能指望谁呀?”

在武汉天河国际机场,一群刚下飞机的火箭军女兵,并肩而行,以行李为“纽带”连成一排,缓缓走向大巴车。那道特殊的“人墙”,让观者不由联想到了1998年抗洪时的大坝,跨越时空,颜色相近的迷彩,再次筑成似曾相识的“血肉长城”。面对凶险莫测的天灾,她们又一次把同胞护在身后。

(二)

“召之即来”,更要“来之能战”。驰援武汉,于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而言,无疑就是上战场。

战时状态,白衣执甲,唯余坚守阵地的执着和冲锋陷阵的血性。

来武汉前,有些医疗队队员从未踏入过传染病病房,第一次在穿戴防护装备的条件下工作,难免会不适应。虚脱、呕吐……类似的例子,在医疗队刚到时几乎每天都会发生。她们不是不想走出“红区”休息休息,可身处抗疫一线的战场,目睹着疫魔的残忍和武汉人民的伤痛,她们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更加坚强。

网络上曾流传过一段短视频。视频中,一位护士蹲在卫生间呕吐,因为空间狭窄,护士长只能站在门口关心她。她叫沈雪,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中一位90后的呼吸科护士。1月29日中午,由于前一天下夜班后没有休息好,沈雪走进病房没多久就感觉头有些昏沉,坚持工作了一段时间后,缺氧带来的呕吐感一阵强过一阵。这时,一位50多岁的患者需要打留置针,患者的血管很难找,作为操作能手的沈雪强忍着身体不适,屏神定气,一针见血。处置成功后,沈雪立刻冲出病房,脱下防护服就直奔卫生间……

第二天,沈雪再次申请回到“红区”病房,她在微信中说:“一个护士最幸福的,就是能为患者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儿。”

时常劝慰战友保重身体,可轮到自己时,却又往往不由自主地想为这场战疫拼尽最后一丝体力,这在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中是一种常态。

在武汉火神山医院,重症一科医护人员紧张忙碌(2月24日摄)。新华社发(王皓宇 摄)

凌晨,宋立强快速敲击着键盘,《现有条件下救治过程的不足和思考》一文如涓涓细流从他脑中缓缓浮现在电脑屏幕上。出征武汉以来,他一边争分夺秒救治病患,一边加班加点摸索总结危重症患者的救治方案。这一天,是他的50岁生日,同为军医的妻子李妍给他发来祝福短信,宋立强有感而发:“五十知天命。救死扶伤就是我的天命。”

本该在3月份退休的护士长李晓莉,仿佛忘了自己打过的退休报告,每天激情满满地战斗在“红区”一线。一天早上,李晓莉起床后感觉身体很不舒服,趴在电脑前休息了一会。“差点就想不进了,后来想想实在不放心。”那次,她嘴里含着几片速效救心丸,和往常一样走进了“红区”……

在请战书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便是“不计得失,无论生死”。在前线的每一次忘我冲锋,生死自然多已置之度外,而他们也确实在实战检验中证明了“不计得失”的赤诚。医疗队队员中,许多都是原来单位的科室主任、护士长,而来到前线的新岗位,他们任劳任怨,尽忠职守。来自战略支援部队某医院的科主任盛华,在前线和自己科里的年轻人一样,干起了阔别十几年的管床医生;某医院门诊部护士长董红娜,来到前线后干起了洗消员,后期还慢慢变成了贴心的“清洁工”,开发出许多新“技能”……

在外人看来,岗位变化了,心中难免有些落差。可他们自己却很坦然,“无论被组织分配到什么岗位上,干好就是了”。

没有私心杂念,不计个人得失,一心为了打赢,一心为了践行人民军医的光荣使命。因为在他们心中,“我是个医生,来了就是要救人的。”

(三)

“零感染,打胜仗”,这是前线医护人员们常说的一句话。军队医护人员不仅有敢打必胜的勇气和毅力,更有战胜病毒的技艺和底气。

陆续抵达前线的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汇聚了全军各大医院的精兵强将,许多一线专家都是在各自专业领域声名远播的领军人才。他们中,有的在边境作战的连天炮火中救死扶伤,有的在抗击非典的前沿阵地成功救治全球第一例患者,有的在抗击埃博拉时第一个走进感染病房……

除了“单兵素质”的过硬,人民军队高效协同的体系化联合保障在这场抗疫大考中初露峥嵘。在这场与死神抢时间的生死竞速中,每一分每一秒都弥足珍贵。联合制胜,让来自全军不同医院的医护人员们尽快形成战斗力,是这场抗疫的关键一环。

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二科副主任马凌对一次紧急抢救记忆深刻。有一天,19床的一位老人突然出现致命性心率失常。马凌赶紧带着和他搭班的医生王闯赶过去,经过紧急处置,30秒后,老人转危为安。回想起来,马凌很后怕。“就是几秒钟的事情,晚一点人就不行了。”而令马凌同样印象深刻的,是他与不同医院战友之间的默契配合。他的搭档王闯,是一名27岁的呼吸科医生。以往,大家都在努力搞好自己的专业,而近几年,一些常用的急救操作成为大家共同的必考必练课目,战友之间合作起来更为默契,面对突发状况时也就更为得心应手。

在这场全球瞩目的抗疫大考中,军队卫勤系统用娴熟的技艺与默契的配合,交出了一份不负人民的答卷。

(四)

不负人民,不仅是筑起一道抵御病毒的屏障,更是要与病房中的人们心意相通。把患者视作亲人,是每一名队员的共识。

在查房时,盛华主任发现有一位80岁的老奶奶情绪低落。原来,老人发热后,儿子和儿媳也陆续发热,她怕是自己传染给家人,既焦虑又委屈,担心回家后没法向家人交代。盛华得知后,和她解释:“这个病潜伏期长,您抵抗力弱,所以才最先出现症状。”老人的口音很重,盛华在隔壁床患者的帮助下和她聊了很久,老人的情绪才慢慢稳定下来。老人出院时,盛华又专门给老人的儿子和儿媳分别打电话过去说明情况。对于所做的这一切,盛华觉得很正常,“家人受委屈了,自己当然要帮忙”。

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光谷院区,73岁的陈爷爷突然独自搬着凳子坐到了西走廊尽头的窗户边。院感规定走廊属于“黄区”,护士劝老人回房休息时,陈爷爷说:“我老婆走了,我今天刚知道,我想晒晒太阳。”了解情况后,感染七科护士长楚立云蹲在老人身边陪着他,两个挨得很近的身影,都被夕阳“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半个小时后,老人的情绪稳定了一些,看到护士长“赖”在身边就是不走,主动提出回病房。因为蹲的时间太长,楚立云的腿早就麻了,起身时险些摔倒。

护士长楚立云蹲在陈爷爷身边陪着他。

每次进“红区”时,护士长楚立云都会在防护服上认真地写下自己的名字、电话并标注:“有事请呼我。”在武汉的这些天里,楚立云的电话24小时开机,许多患者都加了她的微信,经常有人直接给她打电话咨询病情。听说有患者失眠,楚立云会为她精心挑选有助于睡眠的音乐;听说有患者康复后计划要二胎,楚立云主动把自己女儿前段时间准备的优生优育“攻略”打印出来给她。一位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老人,特别喜欢翻垃圾箱,拦不住、劝不动,楚立云就和护士们耐心地在她身后跟着,随时准备保护她。

真心也换来了同样诚挚的真心。“谢谢你们,谢谢解放军!”类似的赞誉,每天都在各个病房中“循环”。看着患者眼中溢出来的对人民子弟兵的浓浓依赖与信任,每名医护人员,都觉得不枉此行。

在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光谷院区,一名即将出院的老年患者向医护人员致敬(3月14日摄)。新华社发(赵佳庆 摄)

每当又有人出院时,病房里都会洋溢着喜悦的氛围。看着一个个家庭再次团圆,医护人员们总会笑得比患者更开心,既是觉得无愧戎装,更是因为患者的那一句祝愿:“等我们都出院了,你们也就能回家了!”

(五)

令许多医护人员万万没想到的是,当凯旋那天真的来临,大家反而多了些怅然。

当护士长楚立云亲手为科室贴上封条时,坚强的她,再一次哭了。她知道,今日一别,倾注着她所有心血的科室将永远留在了回忆中。很多年之后,若她和战友们故地重游,这栋她们曾经战斗过的楼里,每天都将多出无数呱呱坠地的小宝宝。

想到这儿,她擦了擦眼泪,笑了。

随着武汉市现存确诊患者越来越少,许多康复出院的患者都隐隐感觉到,自己的救命恩人就快要回家了。每天,都有许多从康复驿站解除隔离的康复者在微信群中问楚立云:“护士长,你们是不是快走了?等你们凯旋那天,我们一定去送你。”

还记得,来的时候,在全国人民的殷切的目光中,她们乘军用运输机降落在空旷的武汉天河机场,坐着驻鄂部队抗击疫情运力支援队的军用卡车前往驻地,路上,只能见到零星的几辆车。

走的时候,她们没有告诉任何人,乘坐的大客车默默融入熙熙攘攘的车流,除了居住的宾馆和机场的志愿者,便只有路边行人偶然间的一瞥,才会发现车窗里若隐若现的迷彩。

虽然没有鸣笛开道、没有长街欢送,但路上同行的车辆,便是她们最好的“践行”礼物。

匆匆而来,悄悄而去,聚是一团火,散若满天星。

令人遗憾的是,许多朝夕相处并肩战斗的战友,都未能记住彼此摘下口罩的样子。

相濡以沫,亦将相忘于江湖。昼夜奋战在前线的数千名医护人员,大部分人都是无名英雄,他们之中,有许多人在执行完这次任务之后就将退休,有许多人在执行完这次任务之后就将脱下军装,也有许多人,刚脱下军装不久却再次选择逆行。

当国家危急,他们赴汤蹈火,待山河无恙,他们悄然离去,复归“无名”。

1998年抗洪、2003年抗击非典、2008年汶川救灾……那些令人们印象深刻的“逆行”,似乎都缺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告别仪式。因为,逆行的主角,那支赤胆忠心的钢铁洪流,已趁夜色悄然而去。不过,我们相信,他们还是会在淡出人们视线的地方,枕戈待旦,随时准备着下一次党和国家的召唤。

他们的姓名,或许无人知晓,或许终将被冲淡在时光长河之中。但是,我相信,任世间沧海桑田,若是在夜深人静之时扪心自问,每一位在前线奋战过的医护人员,都可以挺起胸膛,俯仰无愧。

而每一位亲身经历过这场灾难又逐渐恢复到正常生活的人,回望这个春天,也必将庆幸生于这个伟大的国家。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白衣执甲护人民,山河无恙悄然归
赵胜强_DGENOA
分享:
评论(0条)
加载更多

登录/注册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 身份证:

登录

未注册手机验证后自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