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近期因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网站举报方式临时调整为只接受邮箱web116@116.com.cn举报

资讯 > 人文 > 团圆,春运的终点

团圆,春运的终点

无论是天涯海角,还是异国他乡,回家过年,这是每一位在外的游子最温软的期盼。在这一年最后一波忙碌之后,链着的是两个字“团圆”。

来源: 收藏马未都
发布时间:1月前 阅读量:7899 评论量:0 收藏量:0

无论是天涯海角,还是异国他乡,回家过年,这是每一位在外的游子最温软的期盼。在这一年最后一波忙碌之后,链着的是两个字“团圆”。

溯源“过年”

过年的习俗究竟源于何时很难考究。一般认为是起源于殷商时期年头岁尾的祭神祭祖活动。但公认的是,这是中国最盛大、最热闹、最重要的一个古老传统节日。是深植于每一个中国人血管中的共有基因。

古时春节曾专指节气中的立春,也被视为是一年的开始,自汉武帝太初元年始,以夏年(农历)正月初一首”(即“年”),年节的日期由此固定下来,延续至今。在中国民间,传统意义上的春节是指从腊月初八的腊祭或腊月二十三或二十四的祭灶,一直到正月十五。虽然,国家规定的春节假期是从年三十到年初七,但是,与过年相关的活动和年前准备普遍都在放假前就开始了。

春节的习俗有许多,但所有的前提都是建立在“团圆”的基础上的。回家团圆,应该说是所有春节活动中最重要的。

古时行路难

春运的难度与两大元素直接有关,一个是交通工具,一个是春运的人流量。

说起来交通工具,在古代主要是人力和畜力。中国最早的人力车是辇,辇就是轿子的前身。而长途运输则主要靠畜力车,其中马车是古代最主要的工具。这种移动缓慢的交通工具,决定了单位时间从不以小时计算,以天来算都是短的。

普通人乘坐的交通工具有轏车、辎车等。轏车是一种轻便车,结构简单,坐不了几个人;辎车则是大货车,送人时则变成了大客车,今天还在用的“辎重”一词就知道,过去的辎是拉货不拉人的。当然,特殊时期也能特殊处理,毕竟有车总比没车强。而高官及富商乘坐的是安车,古代一种通常用一匹马拉的、可以在车厢里坐乘的车子。

除了陆上交通工具外,再有就是水上交通,也就是行船。但是水路的前提是得有水,在南方,水上交通相对便利,在北方,尤其是内陆地区,水路回家基本上也就是理论上的办法。

《洛神赋图卷》(宋摹本局部)古代豪华游轮了解一下?

大多数人只能靠两条腿或牲畜代步“安步当车”。风餐露宿,顶风冒雨的旅途在所难免,而且一定要预留下足够多的时间,道路交通的不便利,路上的变数很大,稍有点意外,恐怕过完年都还在路上。所以,在古代,出远门绝对是件需要勇气的事情。

不过,古人们通常奉行“父母在,不远游”,所以人口流动的数量并不大,距离也不太远。堵塞交通的情况不大会存在,另外,与今天不同的是,古代春运主体并非“外出务工人员”,而是以朝廷官员和经商人士为主。

名家的春运记忆

梁实秋:气力稍弱,有性命之忧

现在春运买票依然有难度,但更多的是考验网速和刷手机的熟练程度。没有那么多买票途径的民国时期,想买张火车票只能在窗口挤,那时候春运返家的人流自然没有今天那么大,但车次可比今天少了太多,想买到一张票着实不易。梁实秋在文中这么形容:“买票的时候,气力稍微虚弱一点的人,就有性命之虞。”

李同愈:火车上挤得连针都插不进一支

即使买了票、上了车,艰难才刚刚起步,李同愈写道:“离过年还有一礼拜,一趟从北平开来的列车刚刚驶入天津车站,还没停稳,月台上的乘客就像蚂蚁般一拥而上,每一节三等车中都挤得满满的了。从来没见过这样挤法,连针插不进一枝了。第一批挤上去的是精壮的年轻汉子,他们的身体像一堆货物,塞在车厢的走道间,彼此直着脖子站着。第二批挤上去的就只好站在靠门口的地方,把车门都撑住了,没有法子关闭。其余的呢,就只好挤在车厢外的站台了。”

程瞻庐:只能保持金鸡独立的姿势

火车上是如此的挤,像竖着的沙丁鱼。再好的数学家都没法在那么小的面积里放下那些脚。程瞻庐说:“因为拥挤的缘故,我左脚上的袜带脱了,使一个金鸡独立势,提起左脚,把袜带搭好了,然后踏下,却已失去了原有的立足地;原来我左脚的地盘已被他人占去了。踏在那儿,是人家的脚背;踏在这儿,又是人家的脚背。”

冰心:只求能睡

1929年,冰心离开北京,回上海法租界过年。由于战争,路途需要多次辗转,“我坐在颠簸的摆渡上,在水影灯光中,只觉得不时摇过了黑而高大的船舷下,又越过了几只横渡的白篷带号码的小船。在料峭的寒风之中,淋漓精湿的石阶上,踏上了外滩。大街楼顶广告上的电灯联成的字,仍旧追逐闪烁着,电车仍旧是隆隆不绝的往来的走着。我又已到了上海!万分昏乱的登上旅行社运箱子的汽车,连人带箱子从几个又似迅速又似疲缓的转弯中,便到了家门口。”

冰心在《往事与家》这样形容她的漫漫归家路:“这一百多钟头之中,我已置心身于度外,不饮不食,只求能睡。”

沈从文:抱着照片做伴

沈从文到北京之后第一次回湘西过春节,一路上,坐火车、汽车、乘轮船、坐轿子,把近代古代的交通工具都用了个遍,花了近半个月才到家。在这几千里的回乡之路中,沈从文给妻子写了很多信,讲述了沿途的所见所闻,这些信件便是《湘行书简》。他在信中说:“除了路途遥远,一路上也是风险颇多……我抱着你同四丫头的相片,若果浪把我卷去,我也得有个伴!”

莫言:扒在别人座位后边等座

莫言,更是着属于自己的春运记忆。曾回忆起年轻时的归家经历:以前春节回家时,上了火车之后大家都到处乱坐或者站着。当我听到前面有人要从济南下车,一直都不敢离开,紧紧将手扒在别人座位后边,一直站到前面的人在济南下车,赶快坐下。现在过年回家方便多了,坐动车,四个小时就到家了。

本文转载自:收藏马未都微信公众号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李蒙_C9GFJS
分享:
评论(0条)
加载更多

登录/注册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 身份证:

登录

未注册手机验证后自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