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资讯 > 政经 > “我能丢弃一切,惟此耿耿于怀”

“我能丢弃一切,惟此耿耿于怀”

6月11日,"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主题采访活动启动。重走长征之路,就是重走信仰之路。

来源:央视新闻
发布时间:4天前 阅读量:8431 评论量:0 收藏量:0

今年,红军长征出发85周年,也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6月11日,"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主题采访活动启动。重走长征之路,就是重走信仰之路。携三封长征书简,感悟家国情怀,愿你在泪目中获得力量。

方志敏

"我能丢弃一切,惟革命事业,耿耿于怀!"

在你眼中,中国是什么样的?

"我想你们是和我一样的见解,

都觉得这位母亲是蛮可爱蛮可爱的。"

"以言气候,中国处于温带,

不十分热,也不十分冷,

好像我们母亲的体温,

不高不低,最适宜于孩儿们的偎依。

以言国土,中国土地广大,

纵横万数千里,好像我们的母亲

是一个身体魁大、胸宽背阔的妇人。"

1935年5月,

方志敏在狱中如此畅想。

那时日本全面侵华战争还未爆发,

九·一八的炮声却震撼了

每一个怀有民族情感的中国人。

谁能忍受我们可爱的

祖国母亲被肆意践踏?

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

冲破国民党反动派对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围剿",

1935年1月,方志敏率领

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

策应中央主力红军战略大转移,

在怀玉山地区遭遇国民党军7倍于己的兵力围攻,

近千名红军战士牺牲,方志敏因叛徒出卖被俘。


△《北上》/高泉

孤军渐渐变成了孤身,

可他,远比你我想象的强大。

没有枪杆子,远离革命战友,

但只要执起笔,尚有一息残存,

这场战斗就不会休止:

"我能丢弃一切,惟革命事业,

却耿耿于怀,不能丢却!"

他在写一封信——

亲爱的朋友们:

我老实的告诉你们,我爱护中国之热诚,还是如小学生时代一样的真诚无伪。我要打倒帝国主义为中国民族解放之心还是火一般的炽烈。不过,现在我是一个待决之囚呀!我没有机会为中国民族尽力了,我今日写这封信,是我为民族热情所感,用文字来作一次为垂危的中国的呼喊,虽然我的呼喊,声音十分微弱,有如一只将死之鸟的哀鸣。

啊!我虽然不能实际的为中国奋斗,为中国民族奋斗,但我的心总是日夜祷祝着中国民族在帝国主义羁绊之下解放出来之早日成功!

假如我还能生存,那我生存一天就要为中国呼喊一天;假如我不能生存——死了,我流血的地方,或者我瘗[yì,埋葬]骨的地方,或许会长出一朵可爱的花来,这朵花你们就看作是我的精诚的寄托吧!

在微风的吹拂中,如果那朵花是上下点头,那就可视为我对于为中国民族解放奋斗的爱国志士们在致以热诚的敬礼;如果那朵花是左右摇摆,那就可视为我在提劲儿唱着革命之歌,鼓励战士们前进啦!

你们挚诚的祥松[方志敏的化名]

五月二日写于囚室

"我是不能再与你们共同奋斗了,

我是如何的惭愧着和难过呵!"

1935年8月6日,

方志敏在南昌英勇就义,时年36岁。

同诸多为国甘愿抛头颅洒热血的战士一样,

他,未能亲眼见到一个恢复了可爱的中国。

刘伯坚

"生是为中国,死是为中国,一切听之而已。"

什么是"父爱"?

对于当年身在乱世的刘豹,

这不过是一种奢望。同那个时代

大多数人的父亲一样,他的父亲

刘伯坚亦是为国而生,接着为国而死。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出发长征,

叶剑英元帅曾赋诗:

"红军抗日事长征,夜渡于都溅溅鸣。

梁上伯坚来击筑,荆卿豪气渐离情。"

再现了当年刘伯坚率部队护主力红军渡过于都河、叮咛相送的动人情景。

△《过普渡河(红二、六军团)》/邵亚川

1935年3月4日,在转移突围激战中,

刘伯坚身中数弹,不幸负伤被捕。

他连写了数封感人肺腑的家书,

"最重要的诸儿要继续我的志向,

为中国民族的解放努力流血,

继续我未完成的光荣事业。"

这封信写给爱人的嫂子梁凤笙女士,

自知必死无疑,他放心不下三个孩儿……

凤笙大嫂并转五六诸兄嫂:

本月初在唐村写寄给你们的信、绝命词及给虎、豹、熊诸幼儿的遗嘱,由大庾[yǔ]县邮局寄出,不知已否收到?

弟不意现在尚留人间,被押在大庾粤军第一军军部,以后结果怎样,尚不可知,弟准备牺牲,生是为中国,死是为中国,一切听之而已。

熊儿生后一月即寄养福建新泉藏溪黄荫胡家。豹儿今年寄养在往来瑞金、会昌、雩都、赣州这一条河的一只商船上。船老板是瑞金武阳围的人,叫赖宏达,有五十多岁,撑了几十年的船,人很老实,赣州的商人多半认识他……他们一家人都很爱豹儿,故我寄交他们抚育,因我无钱,只给了几个月的生活费,你们今年以内派人去找着还不至于饿死。

我为中国革命没有一文钱的私产,把三个幼儿的养育都要累着诸兄嫂。我四川的家听说久已破产又被抄没过,人口死亡殆尽,我已八年不通信了。为着中国民族就为不了家和个人,诸兄嫂明达当能了解,不致说弟这一生穷苦,是没有用处。

诸儿受高小教育至十八岁后即入工厂作工,非到有自给的能力不要结婚。到三十岁结婚亦不为迟,以免早生子女自累累人。

祝诸兄嫂近好!

弟坚三月十六日

于江西大庾

1935年3月21日,刘伯坚壮烈牺牲。

国破山河恸,焉有家完整?

直到1979年,刘伯坚的三个儿子才第一次团聚。

一见面,年近半百的三兄弟,抱头痛哭。

信中提到的"豹儿"依稀还记得

自己被送走的那一晚,

腿部受伤的父亲拄着拐杖,

在漆黑的山间小路上护送的情景。

"四五岁的我哭着,不肯跟着郭婆婆走。

记得当时我大声喊着:爸爸你好恶呢,

怎么不要我了。不要把我送给老百姓!爸爸……"

△刘伯坚

每每梦回那一晚,泪湿枕巾。

等自己也当上了父亲、祖父,

后来再读父亲写给凤笙舅母的信,

父亲的心,他也便懂了。

一个"可爱的中国",他替父亲细细看轻轻抚……

李真

"来到战友悻悻离世的地方,哪有不动情呢?"

血战湘江,四渡赤水,飞夺泸定桥,

征服冰山雪岭,穿越沼泽草地……

在漫漫征途中,红军将士同敌人

进行了600余次战役战斗,

跨越近百条江河,攀越40余座高山险峰。

纵横十余省,二万五千里的征途上,

平均每300米就有一名红军牺牲。

雪山无语,洒下多少离人泪;

草地无言,铭记多少诀别痛!

△《红军过草地》/张文源

活下来,意味着"生之奇迹"。

"将军诗人"李真,便是这"奇迹"之一。

连同牺牲战友的英勇一并迸发,

他把热血洒在了每一方需要他以命搏之的土地上。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

他继续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

四十八年后,这位老红军

重新踏上了长征之路——

△李真与家人

振岐:

去年十月经上级批准,我到过去红军长征的路上,走了一段,还到我二、六军团渡金沙江的石鼓渡口看了看。我们过的第一座大雪山——玉龙雪山也在眼前,不过这一次没有去爬罢了!

根据年龄和身体条件,恐怕也不能再爬了。但见景生情,在我二、六军团爬的几个大雪山,就牺牲了一千多位革命志士,我是幸存者,今天能来到四十八年前战友们因缺氧和饥寒交迫的情况下,而悻悻离开人世的地方。哪有不动情呢?

这些同志死得过早,什么也没有得到,什么家庭、妻子、儿女,那时恐怕连想都没有想过。

他们的意志、勇敢、才华都很好,可惜过于年轻,就失去了一切。

我很感叹,在写文章中,例举了一些他们的事迹,总希望在后一代起些传统教育的作用……

再祝

阖家康乐!

兄嫂

元月廿五日

在枪林弹雨的革命生涯中,

他多次被敌人的子弹和弹片穿透胸膛。

在退休之后,晚年身患胃癌,

却一直想着"要为社会、为人民做点儿什么"。

1995年,李真将自己珍藏了多年的名家字画拍卖,共筹款56万元,

全部捐给了江西永新县禾川中学,兴建教学大楼。

重走长征之路,

他把亲眼所见的可爱中国,

讲给足下安息的战友听……

△《三大主力会师》/蔡亮、张自嶷

抛家舍子,长途远征,

音断书绝,喋血疆场,

长路漫漫,初心未改。

"一个不记得来路的民族,

是没有出路的民族。"

新长征路上,

每一个中国人都是主角。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赵晴_5ZFL0B
分享:
评论(0条)
加载更多

登录/注册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登录

未注册手机验证后自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