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资讯 > 政经 > 西方自由主义光环正渐次褪去

西方自由主义光环正渐次褪去

西方自由主义并非治国良药,它有其存在的特定条件和先天缺陷,不顾国情照搬至本国,不仅可能对于解决困境于事无补,反而会让国家陷入泥淖之中。

来源:参考活页
发布时间:9天前 阅读量:14708 评论量:0 收藏量:0

yixilie.jpg

(自由主义并不能解决西方面临的系列问题。)

三十年前,西方发达国家信奉所谓自由、民主、市场经济等自由主义理论,并似乎取得了不错的成效。然而,三十年后再回头看,自由主义已经演变成民众对其支撑着的价值观的犬儒主义和漠不关心,西式自由主义正不可避免地走向幻灭。日本京都大学法学研究系教授中西宽近日在日本《呼声》月刊6月号发表文章,解析冷战后三十年自由主义主导下的世界秩序形态。

西方自由主义的“胜利”本身带有一定的偶然性。1941年,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与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提出了著名的大西洋宪章,该宪章歌颂了设立新的国际机构、自由贸易、海洋自由、民族自由等自由主义理念。同时,为了避免重蹈美国前总统伍德罗·威尔逊的覆辙,他们也重视通过现实主义力量建立秩序。然而,随着二战后与战争期间的盟国苏联的对立加深,联合国陷入功能失调,世界经济体更倾向于以自由主义维持社会秩序。但是,从1970年代左右开始,因为国际资本流动日益活跃、新型工业国和资源出口国的崛起,这一结构开始逐渐地出现问题。但是,从1970年代左右开始,因为国际资本流动日益活跃、新型工业国和资源出口国的崛起,这一结构开始逐渐地出现问题。然而,1990年,伊拉克萨达姆政权进攻科威特,美苏展开合作,在联合国安理会上确定了应对方针,联合国集体安全体制突然恢复了功能。结果,第二年的海湾战争中,美军主导的多国部队取得了压倒性胜利,更加印证了联合国的复活。当年末,苏联宣告解体,给人的印象是自由主义取得了胜利,“世界新秩序”的表述开始流行起来。然而,将冷战的结束理解为自由主义的胜利即使在当时也是有一些勉强的。促使苏联和东欧转变的,不是自由主义理念,而是物质和技术上的动机。从相关国家很多自由主义制度根基不稳的情况来看,物质和技术因素才是终结冷战的根本原因。

西方自由主义理念在美国正逐渐失去民众基础。一直以来,美国一直将冷战的结束视为自己政治经济价值观的胜利,并坚信自由主义的优越性,继续追求基于该信念的乐观的秩序构想。尤其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到2000年代末,占主导地位的是“美利坚帝国”论。该论调是以2000年左右美国压倒性军事、经济和技术优势为前提,将联合国等国际机构视为美国行动的制约因素,试图通过美国的力量和意志来维持和扩大自由主义世界。2003年,美国不顾部分盟国和友好国家的反对以及联合国的制约,强行对伊拉克实施了军事进攻,推翻敌国政府很快就实现了,但美国却因为在失去政府的社会进行战后统治陷入泥潭。美利坚帝国论最终失去力量是因为2008年的雷曼危机,基于合理的经济学知识的市场经济运营是美式自由主义的主要要义之一。然而,始自美国的房地产资产泡沫的破灭发展为全球规模的金融危机,这导致美国国内和全世界对收入差距和市场经济产生不信任。

西方自由主义的幻灭在世界范围内不断蔓延。冷战结束后的过去三十年间,西方占支配地位的理念一直是自由主义的世界观。然而,世界新秩序论、美利坚帝国论、自由经济协调论所表现出的乐观屡屡遭到现实否定,今天的世界被这种幻灭所包裹。比如:在日本,由于泡沫破灭后不良债权问题处理得不及时、参众两院的扭曲国会导致政治停滞的宪法体制等原因,政治陷入了混乱。1989年,全球市值前50强公司中,日本企业占到了32家,但到了2018年却只剩下一家。虽说有泡沫经济时期的虚高成分,但也不能掩饰日本经济影响力下降的事实,而这和平成时代政治行政指向性、推波助澜的选民的意识密不可分。此外,美国的国际主义共识因为伊拉克战争、雷曼危机、朝鲜问题上的束手无策等原因导致影响力下降,尤其是支撑国际主义内政基础的两大政党制在美英两国都不再能发挥作用。结果,美英两国出现政党分裂状况,并进一步导致特朗普政府的出现和脱欧等政治混乱。

总而言之,西方自由主义并非治国良药,它有其存在的特定条件和先天缺陷,不顾国情照搬至本国,不仅可能对于解决困境于事无补,反而会让国家陷入泥淖之中。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天天在线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天天在线的观点和立场。
赵晴_5ZFL0B
分享:
评论(0条)
加载更多

登录/注册
  • 手机号:

  • 验证码:

  • 验证码:

  • 身份证:

登录

未注册手机验证后自动登录